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第二节 阴影之下
    天界与魔界相通相斥,魔界是天界出口,天界也是魔界的入口,如此相依存的存在,造就是却是完全相反的二个世界。

     魅姬已经不只一次在这里徘徊,只要她的身子穿过这层结界,那么她只要穿过迷雾鬼林,继而到达焱宫,见到焱暗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

     “你还在想着他吗?”风涧澈身形如风一般潇洒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跟你有关系吗?”魅婳冷冷的回答,即便连回头看他一眼也嫌麻烦。

     “我记得在梦里之时你告诉我,你爱他,那么现在呢?”风涧澈无所谓的挑挑眉,神色之中一片冷峻之色。

     “依然不变。”魅婳冷冷瞟了他一眼,那一眼如冰一般冻人。

     “我以为你在知道他如曾经一刀刺进你的胸口之后会恨他的。”风涧澈偏喜欢在扯开她的伤口,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魅婳的神色冰冷如前,没有线毫改变“是我是恨他,我对他爱恨交加,我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不管是爱抑或是恨。”

     “那我们之间呢?”风涧澈面色一震,没有想到她的话居然如此的冷心绝情。

     “我们之间……”魅婳嘲弄一笑,眼中讽刺如此的分明“我们之间有什么吗?你所谓的万年感情吗?”

     他太低估魅婳了,她比谁能会伤害人,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仅仅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打入地狱。

     “风涧澈,当你一手将我推到焱暗的身边之时我们就没有之间了,你懂吗?”魅婳伸手轻轻的拍拍他的脸,笑得肆意张狂却无声。

     “你为什么一直要这么认为,我并没有亲手将你推到他的身边。”风涧澈有些挫败的低语。

     “你是没有,你不过是没有亲自动手,你不过是知道我在魔界没有立刻救我而已。”魅婳似笑非笑的睥了他一眼。

     “我不想挑起天界与魔界的纷争。”风涧澈灰败下脸下解释。

     “我魅婳还没有重要到能挑起天界丙界之争。”这就是相识万年的风涧澈,魅婳淡淡一笑,那一笑前尘往事尽归尘土。

     “你……”风涧澈被彻底击败。

     “事到如今再说这种话已经显得有些荒谬可笑了。”魅婳扫了他一眼转身欲走。

     “无论你说什么,很多事已经是注定的改变不了。”风涧澈突然间峻冷的开口。

     “什么意思?”魅婳陡然间回头,眼中一片冰削之色。

     “比如你和魔神焱暗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又比如你无论如何挣扎,你一定会是我的。”风涧澈的手指轻轻的落在她的脸上,笑得几分狂乱,几分得意。

     魅婳陡然间偏过头,就算是让他碰到一根头发她都觉得冷,因为他本是无情的“我是我自己的,就算不和焱暗在一起,也绝不会属于你。”

     “我已经向天帝奏请,允许我们结发,所以你抗拒不了。”风涧澈轻声呢喃,声音温柔得和身边飘逝的云一般。

     “啪……”魅婳的回应就彻骨的寒意。

     风涧澈面色阴沉峻冷,目光死死的盯着她“这是我欠你的,理所应当的。”

     魅婳全身因为怒气而颤抖着“风涧澈,你真让人寒心啊!”

     “我们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神仙眷侣。”风涧澈不理会她的指控径自开口。

     “我恨焱恨到恨不得将一刀捅进他的心口,将他曾经的残忍奉还给他,可是我下不了手,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我心中有爱,但是你……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你知道为什么吗?你并没有你他那样伤害过我,你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令我深痛恶绝的事,你知道为什么吗?”魅婳咬牙切齿的开口。

     “那不重要。”风涧澈眸子之中一片冰冷之色。

     “因为你是一个刽子手,你会借他们之手弑杀掉我的一切,然后再斩断我唯一的希望。”魅婳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

     “我会给你新的希望。”风涧澈无所谓一笑。

     “新的希望?”魅婳冷笑“和焱暗一样吗?杀我了再给我新的一切。”她嘲弄。

     “如果有必要,也未尝不可。”风涧澈没有否认。

     “你和焱暗最大的区别你知道在哪里吗?”魅婳突然间干笑一声,那一声笑尽了他的讽刺和不屑。

     “在哪里?”风涧澈敛下目光,只要一扯到魔神焱暗他就会特别的尖锐。

     “焱暗他活在天地之外,我行我素,但是你却活在他的阴影之下,悲哀挣扎。”魅婳口出冰削,如毒一般带着致命的毒。

     “你……”风涧澈面容扭曲变形,神色之中一片阴冷之色。

     “你没法和他比,他就算不弑杀我也可以获得我的情爱,可是就算你努力万年,你依然得不到我的一分一毫。”魅婳轻轻的俯身在他的耳边轻笑的低语。

     风涧澈脸上表情变幻着,由阴冷变换为愤怒,又愤怒变换成晦暗,最终化为一片平静“你想用言语来刺伤我,达到报复的效果吗?不错,你做的很成功,但是那又怎么样,你依然改变不了将会和我结发的命运。”

     魅婳面色惨白的瞪着他“是,就算如此,我告诉你,你也休想一个人得意,就算是痛苦我也要拉你垫背。”

     “错,痛苦的人一直会只有你一个人。”风涧澈冷峻的声音里含着丝丝笑意。

     “你想得美。”魅婳冷冷的顶回去。

     “魅婳,我们打个赌,如果魔神焱暗知道你已经逃回天界之后会怎么样?”风涧澈诡异一笑,神色之中尽是某种雀跃的兴奋。

     魅婳倒退数步,神色一片迷离,她完全没有想过,但是她却知道那后果是她不能承受的。

     “不如我们去魔界看看吧!”风涧澈陡然间恶意的提议。

     “不必。”魅婳退后一步冷冷的回绝,既然已经回到了天界,那的人事再也和她无关。

     “由不得你……”焱暗陡然间将她禁入怀中,陡然间结界开启合上,一切发生在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