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第一节 最严酷的惩罚
    地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从地面通到地心,形状像圆形剧场或上宽下窄的漏斗,阴暗惨绿是地狱不变的恐怖色调,“阴阳河”,水色中分,一半黑色,一半白色,并行不淆,阴风过处,河水怒吼,腥臭扑鼻。

     一抹艳光陡然间像是为可怕的地狱注入一抹艳色明光。

     “来者何人。”阴森绵长的声音空空荡荡的的响起。

     “魔神焱暗……”焱暗神色如魔似魅,惨绿色的光影投影在他的脸上意外的冷魅骇人。

     绵长的声音陡然消逝,瞬间穿着红色阴阳官服的阎王战战兢兢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惨绿的脸因为恐慌而更加骇人“不知魔神驾临冥界地狱有失远迎……”

     焱暗神色冷魅“一个时辰前是否有一个名叫曲琴的死魂过鬼门关?”

     “小的马上去查。”阎王冷汗直冒,赶紧找来六界死魂薄。

     焱暗的眼前闪过一道不耐,惨绿的颜色映照着他暗无天光的眸子,无须长着一张和阎王一样的骇人容颜,他已经如地狱罗刹一般可怕。

     “回魔神,接照您所说的我查遍死魂薄,一个时辰前确实有一个名叫曲琴死魂过鬼门关,不过她的三魂仅剩一魂,七魄尽散,已经是一缕死魂了。”阎王陡然间松了一口气。

     “嗯,我要带走她的死魂。”焱暗不容拒绝的开口,他已经收集了她二魂七魄,仅剩这一魂,便可以将她救活。

     “冥王……”阎王猛擦冷汗,提取死魂要经过冥王的同意,可是眼前的人却是掌控六界妖魔的魔神……

     “嗯。”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锐光。

     “是,小的马上将她的死魂提出来。”阎王赶紧施法将一缕如烟一般的死魂纳入掌心双手奉上。

     焱暗宽袖一挥瞬间消失在地狱。

     当寒飞雪出现在焱宫正殿时陡然间有一种像是身处地狱的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焱宫殿还是以前的焱宫正殿,不同的时多了一样东西。

     “飞雪,你似乎很惊讶。”焱暗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魔神……”飞雪陡然间跪地,身子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

     “是没有想到我回来的如此迅速吗?”焱暗眼中闪动着赤裸的血腥与杀机。

     寒飞雪的目光移向角落处正在形成的人形,只消七七四十九天她就会复活,而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经败露了,咬着唇她面色惨白如死。

     “飞雪你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的话吗?”焱暗诡异的开口。

     寒飞雪张口欲言,却终低下头闭上嘴。

     “你够聪明,明白自己的分寸与本分,会是一个忠心的人,可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呢?”焱暗冷笑的望着她。

     在他的身影的压迫下寒飞雪几乎窒息“飞雪一刻也不敢忘。”

     “飞雪,你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焱暗神色淡残冷如冰。

     “魔神我……”寒飞雪试图想说出些什么,挽回些什么。

     “我一次一次的给你机会,结果我对你的纵容反是作茧自缚,寒飞雪啊!寒飞雪,我能预知上下五千年,六界之事无一能瞒得过我的法眼,你真的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焱暗的声音虽轻虽柔却闪动着致命的杀机。

     “飞雪知错了。”寒飞雪这才感到了慌恐。

     “你背叛了我,飞雪。”焱暗冷魅的指出事实。

     寒飞雪的嘴角不停的颤动着“飞雪对魔神的忠心万年未变。”

     “你的忠心就是背着我,变成我的样子为所欲为?”焱暗似笑非笑的凝着她。

     “那个女人只会给魔神带来灾难,魔神……”寒飞雪急于解释。

     焱暗宽袖一挥,响亮的耳光在室里回荡不息“本尊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了。”

     寒飞雪再也维持不了笔直无畏的身子,神色灰败的惨淡笑出声来“你爱上她了对吗?”

     焱暗的眼中瞬间流光溢彩,神色冷魅“你也懂爱吗?”

     寒飞雪惨淡一笑“六界之中不是没有事能瞒得过魔神吗?”

     焱暗恍然一笑“是啊!咱们的飞雪可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呢,扮了万年的男人累了吧!”

     寒飞雪的声音瞬间被卡在喉咙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爱上不该爱的人,没有人会同情你,你懂吗?”焱暗冷漠的开口

     寒飞雪笔直的跪在地上,开始明白她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数了,已经不再图再挣扎什么了“飞雪知错,请魔神降罪。”

     “飞雪我不得不说,我们之间的缘份尽了。”焱暗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不……”寒飞雪再也伪装不了坚强,身子向前扑过去,正好抓住了他的衣摆“不要……魔神,不管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只要你不要赶我走……不要……”

     焱暗狠狠的甩开她“你触动了我的底限你懂吗?”

     底限……寒飞雪神色惨淡迷乱,底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魔神您……”

     焱暗宽袖一挥,却见一道如火一般的赤焰窜入她的心口。

     “啊!”寒飞雪惨叫一声,分身噬心之痛如千刀万剐一般折磨着她。

     “本尊给你的,今天尽数取回,从此你我恩断义绝。”焱暗冷魅的勾起笑。

     “不……不要……我再也不敢……”寒飞雪伏在地上痛哭出声来。

     “你走吧!我不想对你做多余的惩罚,但是你记住,若是你不死了杀她的心,那么上天入地我必取你性命,不要挥霍了本尊对你唯一的仁慈。”

     “魔神,你听我解释,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魔神……”寒飞雪爬到他的脚边,伤心欲绝的哀求着,对于她来说最严酷的惩罚不是死,而是离开……

     “出云。”焱暗冷冷的唤了一声。

     隐在暗处的时出云缓缓的走了出来,面色惋惜却没有半丝怜惜“魔神……”

     “你知道怎么做了吧!”焱暗几乎连看都懒得再看她一眼。

     时出云隐隐的叹了一口气,瞬间寒飞雪和他的身影一同消逝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