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第三节 弑情劫,轮回绝
    “放开我。”魅婳冰冷的嗓音里带着令人惊悚的恨。

     焱暗没有理会,身形如风般自云端坠下。

     “不要逼我。”魅婳陡然间诡异的开口,神色一片明净。

     焱暗的身形陡然间停顿,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闪动着一抹迷色“也许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带你回魔界,回到魔界你自然会明白一切。”

     “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踏入魔界半步。”决绝的嗓音听起来特别的冰寒刺骨。

     “魅,有的时候亲眼看到的事实,也会是假像。”焱暗深知她的性子,暗无天光的眸子一片灰败之色。

     “是啊!连亲眼看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那还有什么是真的。”魅婳似笑非笑的嘲弄出声来。

     “放开魅婳。”风涧澈朝他猛出一掌,那一掌夹着排出倒海令鬼哭神嚎之势。

     焱暗的眼中闪动着讥诮之色,在他的眼中他不过是一介小丑,瞬间一道灿然的红色气流势如破竹一般的化解了他的掌势,锐不可挡的袭向他。

     只听得风涧澈闷哼一声,身形颓然的关跪在地上,很显然因为这一击而受到重创。

     “我会还人一个完好无缺的曲琴。”焱暗灰败的开口。

     魅婳听后眼中闪动着赤裸的嘲弄之色“杀了人之后再将她救活,这好似是你一贯的作风。”

     焱暗神色胚变,变得无比苍白,终于明白了她对他的恨已经深到根深蒂固已经很难改变“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

     “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原谅你。”魅婳似是十分痛快,弑身之痛,曲琴之死,这一切一切她会加倍让他痛苦难受,让他悔不当初。

     焱暗身子震动了一下,面色抖动着“我一直相信天底下没有不可能的事。”

     魅婳的眼中闪过一道尖锐的杀机“你真想知道吗?”

     焱暗的双手紧握成拳,在她如毒的一般的目光下,他发现自己比想像之中的还要脆弱得不堪一击“请说。”

     “除——非——你——死——掉。”魅婳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开口,围绕在她周身是的是森寒的恨与杀气。

     他终于被她的眼神激怒于是他狠狠的吻住她的唇抵开唇齿想将自己的怨怒和满腔矛盾的感情都注入到她的身体里去“你曾经说过爱我。”

     “其实那个爱你的我早已死了,现在的我是像是复仇的毒狼之花。”她用着最美丽的笑容说出最残忍的话。

     焱暗神色丕变,执意的吻着她似乎想用吻来软化她“我不信。”

     “是你将我变成了有毒的毒狼之花,你不相吗?”魅婳丝丝冷泠的嘲弄出声来。她的血是冷的全身僵硬如石,在她身上寻不到一丝一毫的热情。

     她的眼神甚至还带着嘲讽的鄙夷好像他是一个没有风度的孩子正在耍无赖,那一瞬间他哪遭雷击“我的劫数终于到了吗?”

     魅婳嗤笑一声“你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焱暗不甘心,瞬间将她禁锢入怀,他火热的唇和她冰凉的肌肤相触如一把野火硬要烧化千年雪山。一个执意索取一个冷漠拒绝。在这场冰火交融的炼狱之争里不知道最终会是谁胜谁负。也许没有一个人会真正胜利因为冰火交战的结局只可能是--一起毁灭。

     “这一刀我还给你,从此你我恩断义绝。”魅婳缓缓的退开身,洁白的云衣上面染尽了他的鲜血,让她整个人诡异妖邪到了极点。

     “焱冥……”焱暗身子踉跄一步,口中的鲜血如注一般涌出来,丝毫没有停止住的趋势,他的目光如墨玉珠石一般闪动着奇异的流光。

     “你……”魅婳全身颤抖,苍冷的脸上煞白如死,似乎没有想到依他身为魔神之身为受此重创。

     “哈哈哈哈……”风涧澈陡然间狂笑出声来“果然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焱暗身体无力的滑跪在云端之下,云似乎无力承受他的重量,下沉了下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弑情劫,弑情劫……”

     魅婳身子颤抖得有如风中飘絮一般“怎么……会是这样……”

     “无所不能的魔神焱暗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六界之中能伤他的利器只有焱冥,而他的罡门就是……”他诡异的看向天边,却见天边日头并不光芒万丈。

     魅婳的身子陡然间倒退数步,原来,他在很久以前就将自己的命亲手交给了她,她干涩着喉咙“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你知道了……就不会刺、刺吗?”他的目光如灼一般的凝着她。

     魅婳嚅动着唇,没有办法回答,因为连她都不知道。

     “不……这一刀是注定的,不管是焱冥,还是普通的刀剑,这一刀……总、总是要刺进我的心口,是什么……又有什么区别……”他的血像是流不尽一般随着他说话不断的涌出口中。

     天地突然笼罩了一层灰朦的暗影,魅姬抬首望天,太阳竟然自边缘一点一点的被什么东西吞噬“天狗食日……”

     “天残之时已经到,魔神焱暗,你的神话也到此结束,哈哈哈哈……”风涧澈仰头狂笑不休“我才是天地第一人,哈哈哈哈……”

     焱暗的脸上盘踞着黑色的气流,面色扭曲变形,抬首看向天空,陡然间那一双如魅似魅的眸子之中闪动着狂躁的尖锐的光芒“就算如此,你当夺我何。”

     “你身受重创非千年不可恢复,更重要的是天狗之日就是你的罡门,你的万年法力会在此时消散,你当我能奈你如何,哈哈哈哈……”风涧澈得意的大笑出声来。

     “嗷……”陡然间一声尖锐如雷的嘶叫之声撕破了人了耳膜,那声种如尖刀一般狠狠的刺入了人的心间。

     “焱暗……”陡然间似有一幕窜过脑海,同样的天狗食日之日……

     “就算如此……你又当奈我何……”顿时风云变色,风驰电掣,天幕被拉下来,风云肆意的涌动着,那叫声越发的尖锐起。

     “嗷……”陡然间一声尖锐的龙吟之声响起,魅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却见一条烟笼雾聚的幻龙,张牙虎瓜嘶声长鸣的蜿蜒在半空中盘旋。

     耳边充斥着他撕心烈肺一般的龙吟之声,如此的痛不欲生。魅姬捂着心口陡然间倒退数步。

     “乾坤龙。”风涧澈大骇,面色胚变,传说乾坤龙是盘古天开劈地的的经络所幻化,是天地的守护之龙,择良体而栖,得乾坤龙者得乾坤。

     “嗷……嗷……”悲吟之声持继着,幻龙张牙虎爪的朝风涧澈袭去。

     风涧澈不敢大意,迎上,却见天地色变,风起云涌,日月无光,昏天暗地,谁也看不清这一场战争到底是什么样子,龙吟之声悲切,叱化之声低沉。

     “为什么?”魅婳陡然间凄切的嘶叫出声来“为什么?你们都是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却都是如此自私伤害我的最深的人。”她万万没有想到结果竟是如此的不堪承受。

     激战之中的两个人似是没有听到一般,魅婳的脸瞬间僵冷下来“一个欺骗我让我痛不欲生,一个利用我让我生不如死,很好,这一战注定要分胜负,那么我就让你们的胜负变成毫无意义的逞强斗勇。”

     激战之中的二个人瞬间分开,两个人同时跌在云上,看起来这一战没有分出胜负,却是两败俱伤。

     魅婳陡然间走到焱暗的身边,他身上的血似是止不住一般依然流淌着,轻轻的跪在他的身边“焱暗,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爱你,就有多么恨你。”

     “魅……”心口陡然间一痛,焱暗呕出一口鲜血。

     魅婳凌厉的目光狠狠的射向风涧澈,不需要说什么,那里面的不屑与嘲弄清楚的足以令人抓狂“哈哈哈哈!焱暗,我要让你后悔……”陡然间的身子跌入了九道轮回。

     “魅……”焱暗的嗷叫之声令天地色变,刚要随着她一块坠入轮回,轮回之门陡然间关闭,那一刻天地变色,日月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