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第一节 爱恨交加
    魅姬面色苍冷如刀一般看着手中的焱冥,因为他的一句话这柄匕首从来没有离过她的身,她珍视这柄焱冥如她的生命。

     焱冥,红如血染,利若秋霜,驳犀标首玉琢中央“焱冥,辟除凶殃,六界之中无一可比。”这是他当初所言。

     “这把匕首真的那么好看,好看到让你忽略了我的存在。”焱暗的声音带着戏谑的在她的耳边响起来。

     花绫血羽的剑鞘在阳光下灿灿生辉,几乎眩了她的眼,让她的目光也染上了几分属于血羽的冰冷“真的很好看……”

     焱暗这才发现她的面色是苍冷的,她的目光是冰冷的,暗无天光的眸子陡然间闪过一道锐光“你看了一个时辰。”

     魅姬缓缓的拔出匕首,锋身方脱鞘清脆悦耳的磬音直绕耳鼓,锋身在阳光下流散闪烁,就如当时一般“多么锋利美丽的匕首啊!”

     焱暗陡然间伸手接过她手中的匕首“匕首有我好看吗?”

     魅姬陡然间抬起脸上,那一张脸罩着一层千年寒冰“焱暗,你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

     “焱冥,辟除凶殃,六界之中无一可比,见短首如见人,六界之中无人敢与你为难。”焱暗将她搂入怀中,纵然现在的她冰冷的叫他彻骨,但是他依然没有点破。

     “仅只有如此吗?”魅姬安静的栖的在他的怀里,突然间觉得他的怀里一片冰冷。

     “人界之人将自己重要的东西交给喜欢的人,叫做定情,所以这是我送你的定情之物。”焱暗的手指指轻轻的落在她的唇上,觉得她的唇也是冰冷的。

     “定情之物?”魅姬的嗓暗隐隐的闪动着某种嘲弄,神色之中尽是一片迷茫之色。

     “见首如见人,我希望你每时每刻都想着我。”焱暗的手指轻轻的勾画着她的眉,觉得她的眉英气不失娇媚。

     “就算是恨也无所谓吗?”魅姬突然间仰头看着他,神色一片迷惑不解。

     “在我看来两者之间并无差别,最重的是我达到了目的。”焱暗的手指轻轻的落在她的眼解,这双眼曾经媚然如丝般将他紧紧的缠绕,也曾以冷如冰霜的将他推拒。

     “真的没有区别吗?”魅姬似是不相信的问,痛楚似是无孔不入的侵蚀的着她的全身每一寸。

     “现在有了。”焱暗的声音里似有感概,手指颤抖的轻点了下她琼鼻,多少次他们的气息相交融着不分彼此。

     “所以呢……”魅姬不死心的追问着。

     “所以,已经没有了所以。”焱暗轻抚着她微凉若温的脸,这是他最爱的温度。

     手中的焱暗冥不知何时回到她的手中,那冰冷的刀光眩了她的眼,她微眯着眼“这么冰冷无情的刀锋若是刺入人的心口那该是何等的景况啊!”

     “那不过是一段结束,一段开始的瞬间。”焱暗的手指轻轻的掠过刀锋。

     一抹血痕留下了刀锋之上,魅姬的神色闪了闪,突然间觉得刀锋上面的艳色特别的刺眼,她陡然间抹去“对你而言仅仅如此的简单吗?”

     “不,对我而言是复杂的,本来很简单的,我将它复杂化了。”焱暗轻轻的挑起她的脸,目光灼然的望着她,是前所未有的专注,似要将这张脸刻在脑海里一般。

     “我不懂。”魅姬的声音陡然间尖锐了几分。

     “你不需要懂。”焱暗的唇缓缓的落下。

     两唇相触,眷恋依然情深,浓情依然不减,痴缠依然不休,只是有某种东西已经变了,魅姬没有拒绝,只是眼中的泪悄然滑落。

     魅姬陡然间偏移开头,焱暗的唇深深的滑过她的脸“告诉我,告诉我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我接受的理由?一个可以让现实不必如此残酷的理由?”

     “连我自己也很难说得清楚,也许正如你以前对我说的,魔对于看中的东西,从来只会掠夺和侵占吧!”焱暗不厌其烦的帮他试泪,他的宠姬以前也在他的面前落过泪,但是第一次都是倔强的泪,这一次,他却感受到她的软弱。

     “我不要这个理由。”魅姬狠狠的捶打着他的胸口,根本不愿接受这种会让她痛苦到万劫不复的理由。

     “告诉我你需要什么理由?”焱暗依然无波无绪。

     “我到底要怎么做?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魅姬情绪失控,神色苍冷的望着焱暗,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你手中的焱冥……”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灰暗的叫人心疼。

     魅姬陡然间伸手覆住他的唇,神色之中一片矛盾“你知道,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焱暗无语了,目光凝然在她的脸上,一刻也不愿意离开。

     “你为什么要我恨你,为什么?”魅姬神色冷如冰削一般凝着他,他残忍的将她杀死,之后又给她新的生命,新的记忆,让她爱上了他,更讽刺的是就算是想起了过去的一切,她依然爱他不减分毫。

     “你终于想起了一切。”焱暗答非所问,其实他早就知道她在用引魂之香,只是没有点破而已,既是避不了的劫,他魔神焱暗还没有孽种的无力承受。

     “是,我想起了一切,我想你了你曾经用这把焱冥狠狠的刺入我的心口。”罩在她周身的森寒杀气令人牙齿发颤,却见冰冷尖锐的流光一闪,焱冥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不想杀我。”焱暗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如魔似幻的眼中闪动着了然之色。

     “不,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魅姬手中的焱冥冰冷的挪进了几分,尖锐的刀锋在他的颈间划出一条血痕,如此的悚目惊心。

     焱暗依然用那种如魔似幻的笑容凝着她,暗无天光的眸子一片灰暗之色“你的恨尚未深到可以狠狠的将那一刀奉还给我。”

     心思被看透,魅婳羞恼成怒“让一个人爱情交加爱着你,你很享受对吗?”

     焱暗无语,因为连他都已经分不清楚,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走至今天这步。

     “这一刀我迟早会奉还你给。”魅婳的声音冷得令人发颤。

     焱暗眸光闪过一丝灰色情绪,望着她决绝如斯的背影,觉得自己好像被她冻结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