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第三节 迷惑
    “她这样多久了?”焱暗神色不定看着榻上睡得不甚安稳的小女人,一张脸苍白的毫无颜色,因为痛苦面扭曲变开,手紧紧的揪着心口,很显然是心痛之症发作。

     “已经一个时辰了。”曲琴面色慌乱,不知所措的问答。

     “怎么不叫醒她。”焱暗的眼中闪过一丝冷魅之色。

     “奴婢怎么叫都叫不醒姑娘……”曲琴全身颤抖的回答。

     入梦大法……两心相通方可使用入梦大法进入其梦里,两心相通……这相发现让焱暗的愤怒如水一般沸到了最高点,是他太低估了风涧澈在她心中的地位,还是他自负的以为自己已经夺得了她的心……

     “啊……”魅姬陡然间尖叫一声,整个人自榻上腾起,空洞迷茫的眼睛在看到焱暗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陡然间扑入他的怀里“焱暗……”

     “你梦见了什么?”焱暗的声音如魔似魅一般响起,隐隐的夹着某种冷魅之色。

     在他的怀中魅姬缓缓的平复了心痛的感觉,整个人逐渐冷静下来,突然间觉得他的怀抱好冷好冷,是她的错觉吗?

     “魅……你方才梦到了什么?”焱暗缓缓的挑起她的下颚,声音带着某种诱哄的意味。

     魅姬蹙了一下眉,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她试探性的开口“焱暗,为什么我想不想以前的事?”

     焱暗的眼中闪过丝丝腥红,勾起如魔似幻的笑,手指轻轻的抚着她的脸“你的心痛之症又犯了对吗?你的脸色比死人还要难看。”

     “焱暗,魅婳是谁?”魅姬眸光乍亮,冰削一般的眸子缓缓的对上了他的暗无天光。

     焱暗皱起眉头“你的心痛之症痛的越来越频繁了。”

     他这是在逃避她的话吗?如此的左顾右言,完全不将她的话当成一回事,魅姬的眼中闪过一丝火光“焱暗,请你回答我的话。”

     焱暗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神色之中一片魅色。

     “焱暗,你能告诉我,我没有失忆以前的事吗?”她真的是魅婳吗?梦中那个叫澈的男人真的是她的恋人吗?她真的是被他掳来的吗?一切一切的不能再容她逃避下去了,她必须找出答案。

     “魅……你一直都是我的宠姬……从来没有变过。”焱暗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光,但是唇边的笑却妖邪魅诱到了极点。

     “我当初为什么会突然间生病,为什么病好了以后脑子里除了你的记忆外什么也没有,我甚至连我自己也不认得了,这是为什么?”魅姬清亮的眸子与他对视着,没有丝毫的退却。

     焱暗依旧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魅,你的心是我的吗?”

     “你说什么?”魅姬的心陡然间一抽,面色并不好看。

     “你说你要将心给我的,你的心现在给了我吗?”焱暗重复一遍,眼中的光彩似黑夜里的黑珍珠一样流灿,却也吊诡。

     魅姬想说是……但是无奈心口一堵,难过的让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能无助的捂着心口凝望着他。

     “没有是吗?”焱暗冷冷一笑,那一笑之中残色尽现。

     “焱暗……”魅姬陡然间扑入他的怀里,突生一种恐惧。

     “你让别的男人入了梦对吗?”焱暗轻轻的抱着她,动作极为轻柔,似是怕伤了她分毫。

     “焱暗,你不要这样。”魅姬受够了,陡然间自他的怀里起身,清亮的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对,我依然不能告诉你我的心是你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已经融入我的骨血,你还想要我怎么办,如果你那么想要我的心,那么你拿去吧!”魅姬将自己的身子欺近,一副任他宰割的模样。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室里回响“我融入你的骨血,而他却占有着你的心,魅婳啊!魅婳,原来你如此的无耻,一个身体居然可以同时拥有两个人。”焱暗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喜怒,那是那一脸的不屑与嘲弄却是如此的分明。

     魅姬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一片冰冷“你是如此看我的么?”

     “事实如此不是吗?”焱暗冷冷的盯着她,一抹讥诮之色自眼中一闪即失。

     “混蛋,你给我滚。”魅姬陡然间尖叫出声来,神色一片冰冷。

     焱暗伸手挑起她的下颚,冰冷的嗓音里混全着残忍的温柔“你又开始不乖了。”

     很好他们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不用再费心隐瞒什么“不错,刚才是有一个男人入了我的梦,他告诉我我是天界的魅姬将军,他还告诉我他是我的恋人,他还告诉我你是一个卑鄙无不耻的小人,是你将我掳走,他还告诉我我会失去记忆全是有的杰作,焱暗,我亲爱的焱暗,是这样吗?”魅姬勾起一抹不算笑的笑瞪着他。

     焱暗修长的指甲缓缓的在她的脸上拖下一条长痕“所以你相信了?”

     “焱暗……你该不会是敢做不敢认吧!”魅姬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凝着他。

     多久没有看到她这样的笑了,焱暗仔细想了想,好像久到让他忘记了她原本就是一朵有毒的狼毒花,焱暗陡然间扯过她的头,唇狠狠的咬在她的唇上,血瞬间融入两相交缠的唇里。

     “你放开我……”魅姬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神色冰冷的瞪着她。

     “我的宠姬,你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梦里吗?”焱暗似笑非笑的凝着她,但不屑对她说谎,却也不会回应她。

     魅姬一怔,那个梦真实的好像真的发生一般……

     “入梦大法,你被施了入梦大法,你知道吗?”焱暗轻轻咬了一下她沾血的唇,笑得无比得意。

     魅姬顿时沉下脸来,突然间觉得自己像是困进了一迷宫里面,对他施入梦大法的男人告诉她的一切似幻似真,眼前的焱暗对自己眷宠有加,令人折服却也残冷噬血……

     “你是个聪明的女子,我相信你一定还会像以前一向乖乖的对吗?”焱暗的声音忽明忽暗,如魅似魅的响起,一抹冷魅,残冷随着他的话一起吐了出来。

     魅姬身子陡然间颤抖了一下,一种痛苦似洪水一般将她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