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第一节 绮梦楼
    江南烟雨重,江城绮梦楼,绮梦楼是令男人疯狂的销金窟,这里女人们个个媚态万千,这里的女人们个个软玉温香,每到黄昏时分,绮梦楼门前车如流水马如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绮梦楼内男女调笑之声,攀比吹牛之声,十分喧闹,一个身着锦衣华服的徐娘美妇含笑盈盈的走上舞妓们表演舞艺台上,脸上掩不住兴奋之色“各位请安静,今天绮梦楼来了一位天仙般的美人儿……”

     突然间一阵香风袭面,却见袭烟笼紫纱的人儿从天而降,飘然如舞一般的身姿,飘逸动人气质陡然间令场中一片死寂。

     却见女人袅然落地,胸前件淡蓝色的抹胸上,绣着精致的紫玫瑰,神秘之中带着隐隐魅诱,下身仅着一条短到刚好够包裹美臀的裘裤,轻纱覆身,一举动间冰肌玉骨随纱舞动,若隐若现令人无限遐想,由其是那蒙在面纱下的容貌,更让人兴起一种探知的欲望。

     空气之中充斥着浊重的呼吸之声,很显然她已经令全场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徐妈妈,你就快点说,怎么样才能抱得美人归。”终于有人急躁的出声。

     接着一片附合之声响起。

     “好,我就不废话,老规矩,出价最好高者可与玫瑰姑娘共度春宵。”美妇乐得嘴都合不扰,不出她的意料,这个女子果然是她摇钱树。

     “本爷出一千两。”人群之中有人逼不及待的喊价。

     “二千两。”

     “别心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今天玫瑰姑娘的起价是一万两白银。”美妇掩着唇笑得花板乱颤,缓缓的退下了台。

     场中短暂的冷寂,突然间有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一万两黄金。”

     顿时场中一片抽气,鸦雀无声,纷纷将目光射向角落处的黑色锦衣华袍的中年男子身子。

     却见那个男子一身的妖邪之色,眼中闪动着阴沉的光芒“还有人出价更高吗?”

     台上的玫瑰在看到他之时,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徐妈妈没有想到有人居然出手如此的豪绰,有些不太相信“请问客倌,是否在开玩笑?”

     却见那个男子陡然间将一叠厚厚银票亮在手中,阴沉的眼中射出一道寒光“你看我,像是在说笑吗?”

     徐妈妈顿时心花怒放“客倌,那么今天玫瑰姑娘就是您的了。”

     顿时一片失望的叹息之声此起彼伏。

     黑衣男子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拥着美人上了楼。

     芙蓉帐暖,春宵醉人。

     妖王的眼中闪动着赤裸情欲,没有想到人界居然还有这种艳美勾魂和魔神的宠姬不相上下的美人儿,他兴奋的大掌急切的分开她的双腿。

     “爷,您轻点……”玫瑰娇哝的声音里尽是一片春情。

     妖王全身兴奋得颤抖起来,伸手一根手指戳入她的体里“美人儿果然就是不同,那个地方也是如此的销魂。”

     玫瑰的眼中闪过一道嫌恶和隐忍的光芒,咬着唇哦吟出声来。

     似乎再也经受不住情欲的折磨,妖王狠狠的将自己插入她的体肉就是一阵翻天覆地的抽送。

     肉体相撞击的声音充斥了整间房间,玫瑰的手紧抓着床单,抓得手指泛白,眼中似有泪光滑落没入髻角,他骗她,他说他会在她失身之前出现的,可是他……

     妖王猛然一个抽送,身子陡然间一软倒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

     “不知我为妖王准备的点心是否合胃口。”陡然间一声峻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间

     “你是谁?”妖王一震,戒备的看着眼前一身仙衣飘飘的人,心中猜想着他的来历。

     “妖王别来无恙啊!”风涧澈眼中掠过一道诡光,神色之中尽是一片冷峻之色,这个妖王也确实够狡猾的,躲到人界,让他好找啊!

     “本王并不认得你。”妖王很显然很不给面子的瞪着他。

     “战神风涧澈你可认得?”风涧澈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神色一派傲然。

     妖王时心一惊,全身都警戒起来,目光恨恨的看向床上的女人,没有想到他妖王居然两次栽在女人的手中“贱人……”

     “妖王莫要误会,我找你只是想和你做一场交易。”风涧澈的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在玫瑰的身上,眸光之间闪过一丝诡光。

     “交易?”妖王显然不相信,天界与妖界一直水火不相容的。

     “你没有听错,就是交易,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的交易。”风涧澈放出长线来。

     “你是说魔神焱暗?”妖王神色不定的望着他似乎在评估他话中的真实性。

     “不错,魔神焱暗抓掳了天界的魅婳将军,公然向天界挑衅。”风涧澈的脸上清楚的写着峻冷的光芒。

     “是吗?”妖王依然不相信,如果说眼中的风涧澈是狼,那么魔神就是虎,他还没有傻到与虎谋皮。

     “昔日你贵为妖界之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呼百应,可是今日却落如此下场,你就就此甘心吗?”风涧澈狠狠的戳向他的的死穴。

     妖王面色阴沉下来,他怎么会不甘心,他做梦都想将魔神焱暗碎尸万断“与你无关。”

     “我知道妖王躲在人间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报仇,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单凭你一人之力何日何时才能完成你的报复大计呢?”风涧澈很显然将他的心思玩弄在股掌之间。

     再一次被戳到痛处,妖王已经不复方才那样对他带着明显的敌意“你为什么找我合作?”六界之中能帮他的人只怕不算少数吧!

     “因为我和你一样痛恨魔神焱暗。”风涧澈口出冷厉之语。

     “我有什么好处?”妖王细看他的神色,他眼中的恨是骗不了人的。

     “我可以助你取魔神而代之,掌管六界。”风涧澈似乎并不担心他答应,不紧不慢的放出了诱饵。

     果然妖王动心了,神色一转“你需要我做什么?”他依然谨慎小心的问。

     “扰乱六界,挑起纷争。”风涧澈眼中闪过一道骇人的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