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第三节 都是我的错
    “姑娘……你好点没有,我可以进来看看你吗?”小七站在门口徘徊,曲琴说姑娘情绪不太好,所以她等到现在才来看她。

     “走,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人……”琴歌尖锐的嗓音悲极哀极。

     小七吓了一大跳,她从来没有见过姑娘生这么大气的,自门缝里看到一地的鲜血,顿时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陡然间推开门“姑娘……”

     琴歌手中拿着一把剪刀,狠狠的划破了自己的手腕,她就不信血流尽了她还能活下来。

     “姑娘……你快点住啊!”小七冲上前去死命的按住她的手腕上的伤口。

     “你放开,我是妖怪你不怕吗?”琴歌尖锐的声音里闪动着嘲弄的笑意。

     “姑娘……你不是妖怪,你是我的姑娘……”小七拼命的自身上撕下衣料,帮她包扎。

     “你错了,我就是妖怪,你看看我,有谁受了伤可以在一天之内就完结好了的。”琴歌陡然间将脸凑到她的面前。

     小七这才发现她的脸上已经没有半点伤痕,那可怕的烙印消失不见了,顿进大喜过望“姑娘,你的脸没事了,我去告诉公子。”

     “你不怕吗?”琴歌迷茫的开口。

     “我才不管姑娘是妖怪还是人呢,姑娘对我好就是好人。”小七鼓起脸来,有什么好怕的,姑娘从来都没有作害过她。

     “为什么……”琴歌失了心一般的呢喃着,陡然间眼中闪过一道锐色“你放开我……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琴歌疯了一般手自己手中的剪刀划向手腕。

     “姑娘……求你不要伤害自己……”小七慌忙的阻止,不在乎她的剪刀失准划破了自己的手“公了……曲琴……”

     陡然间门被推开,焱暗似一道狂风一般将琴歌卷入怀里,手死死的握着那把剪刀“小七,你受伤了,先下去包扎一下,这里有我就够了。”

     小七点点头,黯然的离开。

     “如果你以为你用这种方法就可以死掉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不会。”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闪动着一抹蕴色。

     琴歌的手颓然放开,身子无力,似笑似笑一般开口“为什么,为什么我死不了,为什么我不能像寻常人一样生老病死,为什么我必须承受所有人的唾弃和伤害,为什么……”

     焱暗神色灰败,无言的望着他。

     “老天啊!我究研做错了什么,要让我承受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琴歌的情绪再一次激动起来。

     “那不是你的错。”焱暗的声音低哑的吓人。

     “那不是我的错,是谁的错,为什么要将这一切报应在我的身上?”琴歌尖锐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

     焱暗将她搂入怀中“琴歌,不要这样,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离不弃。”

     “我不要,我再要不要承受这永生不无境的痛苦了,再也不要。”琴歌陡然间将他推开,身子踉跄一下跌坐在地上。

     “不要这样,你这样我真的好难过……”焱暗再一次想将她搂入怀中。

     琴歌推拒开来,他们就这样一个想靠近,一个逃离“我就不信老天没有长眼,我就这样一直自残下去,我要看看老天爷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琴歌陡然间自头上取下一个珠钗,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身上划去。

     “琴歌……”焱暗陡然间出手抓住她自残的手,痛得无以复加“不要这样伤害自己。”

     “我要下地狱问问阎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要我受如此的痛苦折磨。”琴歌的手疯狂的在他的手中挣扎着。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焱暗陡然间颓然开口。

     琴歌身子一僵,眸光眼睛木然的望着他“你说什么?”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焱暗陡然间将她搂入怀中“你没有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清楚了吗?”声音沙哑难听。

     “你骗我……”琴歌压根不信。

     焱暗殇绝的分开彼此,手轻轻的抚向她的颈间,却见一条项链出现在她的颈间,闪动着如魔似幻一般的流光异彩,美的眩目,美得令人移不开眼“都是我的错。”

     琴歌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颈间居然暗藏玄机。

     焱暗的宽袖一拂,却见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影象,焱暗将自天上摘一颗星星,为她戴入了颈间,那天月华如水,流火灿烂“它叫魔暗之星,是属于我的星子,为守护之星,能保人永生不死。当年我因为洞悉六界之劫将至,一时心血来潮将它摘下来送给你,却没有想到造成了你九百年来的痛苦绝望,都是我的错。”

     琴歌全身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到底是谁?”

     “魔神焱暗,掌柜六界妖魔的魔神焱暗,而你的前世是天界的魅婳将军,却因为我而堕入九道轮回,九道轮回,百年一个轮回,千年轮尽,你就会脱胎换骨,前尘落定,后事空记醒,却没有想到因为魔暗之星而打乱了命格,让你永生不死,承受了无尽的痛苦。”焱暗苦笑的望着她,跄咳了数声,硬是将口中的腹甜吞入腹中。

     “我不懂,我不明白……”琴歌似是不愿承受如此的事实,疯狂的捂着耳朵。

     “造成你一切的痛苦的人是我,所以不要再伤害自己。”焱暗捂着胸口低喘不止,他终是过不了这一天劫。

     “不是你……你骗我对不对……”琴歌又哭又笑的望着他。

     “确实是我……”焱暗努力的压抑着心口血液翻腾。

     “啪……”琴歌陡然间狠狠的抽了他一个耳光,手颤抖的僵在半空“我九百年来的痛苦绝望,全是你一手造成的……”她依然不可置信。

     “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和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他魂散魄飞之日就是她解脱之日,如此的疯刺,如此的不堪承受。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琴歌依然颤抖着,脸上一片木然。

     焱暗陡然间呕口一口鲜血,神色具殇。

     “我……恨……你……”琴歌陡然间倒退一步,身子撞到了门也不在乎,目光死死的盯着他,陡然间转身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