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第三节 生不如死的折磨
    “这夹棍之刑不好受吧!”府衙大人缓缓的走进阴湿的牢房重地。

     琴歌被绑在木架上,整个人呈十字型,颈间、手腕间、脚下都锁上了沉重的锁链。

     “只要你这个狗官不会觉得良心不安,那么区区夹棍又算得了什么?”刚醒过来的琴歌冰冷的瞪着她。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嘴硬。”府衙大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

     “襄王的死和我无关。”琴歌说话这句话就垂下头。

     一道紫光隐现,紫玫瑰袅然的走到琴歌的面前,手指轻抚过她变形的手指“瞧瞧你现在有多么狼狈啊!真是令我想不到,魅婳将会也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可惜那两个男人一个也没有来救你,呵呵!”

     “你再嘴硬下去也不过是再受苦而已,你又是何必。”府衙大人面色抽动了几下。

     琴歌完全不理会他,只是垂着头甚到都不屑看他一眼。

     陡然间一道紫光注入府衙大人的身体内,瞬间府衙大人眼中闪过一道邪恶“魅婳啊!魅婳,夹棍的滋味如何,瞧瞧你这双手只怕不废,也成了半残。”

     琴歌陡然间抬起头来,这种说话的语气她刻骨铭心“是你……”

     “不错,是我。”府衙大人笑得意不已。

     “你到底想做什么。”琴歌面色冰冷无畏。

     “没什么,我只是想折磨你而已,让你生不如死,就是这样?”府衙大人的手陡然间按向她的手指。

     琴歌本就惨白如死的脸,瞬间扭曲变形“你这个……妖……女。”

     “别急着骂,好戏还在后头呢!”府衙大人邪恶的开口。

     “我与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如此揪着不放。”琴歌目光如碎片一般尖锐。

     “我们之间的仇恨那可深着呢?”府衙大人盯着她笑个不停。

     “我疯了,我生平并未做过任何作害别人的事。”琴歌勾起一抹难看的嘲弄之笑。

     府衙大人的手陡然间抚上了她的玉颈“瞧你这细皮嫩肉得,看了真教人嫉妒啊!”

     颈间一阵阴凉,琴歌突生一种不安之感。

     陡然间衙府大人拿起一边荆棘满布的细鞭“人界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啊!就拿这条鞭子来说吧!抽在身上一定会血肉翻卷吧!”

     “你如此恶毒,蛇蝎心肠,难怪男人都不爱你。”琴歌眼中布满了讥诮之色。

     “你这不知死活的性子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啊!”府衙大人怒极反笑,陡然间挥动手中的细鞭。

     却见那条细鞭如蛇吐信一般向琴歌卷去,陡然间“噗”的一场,琴歌月白色的袍子瞬间裂开一条长长的血口,隐隐的衣下的伤口皮肉翻卷着,但是她依然咬着牙“你说你是神我相信。”

     府衙大人放肆的欣赏着她身上悚目惊心的血痕“哦……可怜,就算你相信,我依然不会停止折磨你的。”

     “不……我不是要……乞求你停止折磨,我……跟本不屑向你……你这种恶毒的女人低头乞求……”火烧一般的剧痛袭身,琴歌咬着牙断断续续的嘲弄。

     府衙大人陡然间又是一记猛抽,眼中闪动着实可怕的紫色毒光“我叫你再说……”

     “嗯……”琴歌闷哼一声,牙缝里渗了血丝“神……也有好坏……之分,而你……就是、是十恶……不赦的……那一个……”

     “这可是你自讨苦吃,怨不得我。”府衙大人的瞳孔猛然的收缩了几下,眼中闪动着骇人的恶毒这光,手中的细鞭狠狠的抽向她,一下又一下……

     “啊……”琴歌终于禁不住皮开肉绽的剧痛,惨叫出声来“恶……毒的……女人……”

     “你知道吗,你越是痛苦我就越开心。”府衙大人抽鞭的动人丝毫不停。

     “啊……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会…有报应……”琴歌口中不断的溢出鲜血,全身已经血肉模糊,几乎看不到一块完好。

     “天啊!要是魔神焱暗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心疼得狂性大发吧!依他的性子一定会将我碎尸万断吧!”府衙大人陡然间扔掉手中的鞭子,打了一个哆嗦。

     琴歌气若游丝,意识飘忽着“报应……你会有……报……”

     “这么快就昏死过去了,真不好玩。”府衙大人陡然间将一边的浓盐水拨到她的身上。

     “啊……”却见听一场惨绝人寰的痛呼之声穿耳,琴歌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伤口上撒盐之痛让她无法承受。

     “所以我要让他让认不出你来。”府衙大人陡然间拿起碳盆里烧得火红的烙铁,缓缓的走到她的面前。

     “你最好是……杀了我,否则……我会诅咒你至死。”琴歌陡然间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瞪着她。

     “放心,我会成全你的,不过等我折磨够本了再说吧!”府衙大人将烙铁缓缓的挪进她的脸“这么一张天上地上绝仅无双的脸毁了实在可怜,不毁也实在看着碍眼。”

     “啊……啊……”惨叫之声令鬼哭神嚎“嗤嗤嗤……”的灼肉之声像毒蛇吐信一般可怕,浓炽的白烟自琴歌的脸上腾腾冒出来。

     “啊!丑死了。”府衙大人吓得退后数步,手中的烙铁陡然间掉在地上。

     “痛……好痛……焱……”琴歌痛得意识昏沉,气若游丝一般的低呢着。

     “这一次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府衙大人笑得既得意又张狂。

     “焱……暗……”琴歌无意识的低唤着。

     “对了,最近镇上好像经常死人啊!而且都是妖怪所为,你说我要是将你当成妖怪,你就后果会怎么样?”府衙大人越起越觉得这个法子不错。

     “我……不是……妖怪。”琴歌无力的抬起头来,那张被烙得变形的脸如鬼一样可怕。

     “由不得你,本官说你是,你就是,哈哈哈哈……”府衙大人张狂的笑出声来。

     “我……不是……”陡然间琴歌的身子被一道流灿的流光包围着。

     “这……”府衙大人倒退数步,面色别提有多么难看“魔神焱暗……是不是所有人都斗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