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第三节 绝了爱恋
    “酒入愁肠,愁更愁。”令狐云头缓缓的走进了屋,昨天屋里在这间房间里发生过什么事,只消一闻便知。

     焱暗却依然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酒,也许是有几分醉意吧!他的眼睛幽深得像一潭死水一般令人心惊,那里像是凝聚了天地之间所有的悲伤。

     “你很痛苦,是她让你痛苦吗?”令狐云头心震了一下,无力的按着不受拒制的心,她方知情爱伤人,琴歌是焱暗的劫,而焱暗却是她的劫。

     “是,我很痛苦,我真的很痛苦。”焱暗低哑着嗓音,神色一片迷乱。

     令狐云头心惊起来,他的声音里压抑着天地的悲伤,让她几欲落泪“既然和她如此纠缠,如此的痛苦,何不放弃了。”

     “放弃,放弃好啊!放弃简单,但是人放弃了,心呢?我的心已经被上了枷锁,越是挣扎,就越痛。”焱暗放肆悲伤,放肆难过。

     “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情居然可以让人如此的痛苦。”令狐云头忡怔低语着,不敢置信,也不敢承认自己输了。

     “绝望,明知道不可能,却还在死去活来的挣扎着,明知道不能挣扎,却还是抽不开身,明明抽不开身,却挣扎着想要寻找出口,明明出口是绝路,却还要往绝路上奔。”焱暗似哭似笑一般低语呢喃呢。

     “我不懂,既然知道前面是绝路,为什么还要挣扎。”令狐云冰几乎落泪,为他的一番话,就连他的声音也饱受着无尽的挣扎。

     “你当然不懂,你若懂了我就会爱上你。”焱暗低笑出声来,那笑殇尽残绝。

     “是啊!如此的刻骨铭心,怪不得你忘不了,放不下。”令狐云冰恍忽懂了,开始嘲笑自己以往的天真,可是懂得太晚,一颗心已经陷下去了,不可能收回。

     “是啊刻骨铭心,融入骨血,就是这种感觉。”焱暗突然间摇晃了一下走到窗边,望着夹着愁思的月色发呆。

     “她呢,是否也是这样痛苦?”令狐云冰忍不住开口问。

     “她……心如刀绞,心醉神殇……”焱暗痛苦的呢喃一句,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会倍加痛苦。

     “原来相爱的两个人痛苦是相当的。”令狐云冰勾起一抹绝然的笑容。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执着的结果会是这样,一切都是我的错,若当初我没有招惹她的话,也许……”焱暗说不下去了,因为没有也许,就算有,依他的性子,也会做同样的决定,这就是所谓的无怨无悔,只是苦了她。

     “你不说下去是因为无怨无悔对吗?”令狐云冰猜透了他的心思,心痛难耐,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痛苦,与他比想来是轻如鸿毛。

     “我魔神焱暗从来不会做后悔的事,就算错也要错到底。”焱暗的声音冷魅殇绝的响起来。

     “我想她是幸福的,因为被你爱着的女人是幸福的。”令狐云冰的泪像断了线一般的滴落,一颗又一颗,是滚烫的,也是冰冷的。

     “被我爱是她的痛苦,是我带给她不幸。”焱暗低笑嘲弄。

     “相信我,她一定不会这样想,做为一个女人我懂被自己所爱的男人如此的珍爱那种幸福,就算痛苦也是幸福。”令狐云冰的泪掉得更凶,她的爱情刚刚开始,却又幻来了。

     焱暗仰头望着月色一语不发。

     “既然如此痛苦,不如不要挣扎,接受吧!”令狐云冰忍不住轻叹出声来。

     “不,我不能……我真的不能。”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因为他而走向毁灭,他怎么忍心啊!

     “既然不能,那么就让她断了念头,让你们都好过一点。”令狐云头突然间心一动提议。

     “我太了解她了,她是如此的固执……”焱暗低低一笑,笑得让人心痛。

     “女人就算再固执,但是也有弱点。”原谅她吧!她只是想好好的爱一场,就算自私残忍的撕毁了一个女人的心,她也在所不惜。

     “是吗……”很显然焱暗并不太相信。

     “我可以帮你,帮你断了她的念,帮你彻底了断。”令狐云冰的身子陡然间依过去,声音隐隐的带着几许诱惑。

     焱暗的身子一震,目光落在她迷离的脸上,陡然间心思百转千回“你帮我……”

     “对,我帮你。”令狐云冰坚定的凝着他的目光。

     不消多说什么焱暗自她的眼中已经看出来端倪,隐隐的勾起一抹如魔一般的笑意“我焱暗就算是痛苦至死也不会利用无辜的人来达成自己的意愿。”

     令狐云冰动容了,说服这样一个自负于天地之间的男人并不容易,她一直都知道“如果是相互利用呢?”

     “相互利用……”焱暗玩味的细嚼着她的话。

     令狐云冰紧张的摒住呼吸,等待他的回答。

     “那更不可能,我决不沦为别人利用的棋子。”焱暗似笑非笑的凝着她。

     “我承认我是自私,我想成全我的爱情,请你成全琴歌姑娘,也请你成全我,不瞒你说观音娘娘曾说我的情劫将至,而你就是我的情劫,只有渡过情劫我方能成仙,这就是我的目的。”令狐云冰不再隐瞒,事实上在他的面前她无所遁形。

     “果然如此……”焱暗怪气的一笑,神色迷离的望着月色“我想成全她,是不是除了这个就再也找不出其它的方法?”

     “焱暗……”令狐云冰凝着他的面容“我嗅到了毁灭的气息,那种气息是从战神风涧澈的身上传来的,而琴歌隐隐的也受到牵累,所以……”

     “别说了……”焱暗陡然间打断她的话,眸光拉开一条尖锐的细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