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第一节 我是一个疯子
    一抹白色的泠冷之光自心间破体而出,那道光芒散发出刺目的绝光,风涧澈的身子震动不已“呃……”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伸手抚住心口,那道白光穿过他的手,看起来无比诡异。

     心间一阵剧痛,陡然间有什么自他的心间破体而出,缓缓的升入上空,渐渐的光芒散去,却见一颗无形无体的透明奇石在空气中旋转着,风涧澈大骇,陡然间伸手抓了回来,用尽全身法力将其逼入心间“不行,最近是越来越控制不住它了,看来我不能在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

     “琴歌……”风涧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端着早膳准备去找焱暗的琴歌见到他面色一白退后一步“是你……”

     “我们好好谈谈吧!”风涧澈诡异的提议。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琴歌冷冷一笑,对他下意识的厌恶,让她一刻也不想和他呆在一起。

     “如果是关于焱暗呢?”风涧澈并不动怒,声音之中隐隐的带着一抹诡异的笑意。

     琴歌的身子一颤,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凝着他“你想说什么?”

     风涧澈陡然间将她搂入怀中,带着她来到湖心楼阁“琴歌,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

     琴歌下意识的离开他的怀抱,面冷如冰削的凝着他。

     风涧澈的双手结出一个结界,瞬间天地像是被撒下弥天大网,隐隐的影像闪动着“这就是我们的曾经,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琴歌的目光凝着那个弥天大网,缓缓的唇边勾起一抹淡不可闻,却嘲弄极的笑容“你忘记了吗?我是琴歌,不是魅婳,曾经和你是神仙眷侣的也是琴歌。”

     “魅婳就是琴歌不是吗?”风涧澈诡异一笑,那笑几分残冷,几分残暴。

     “不,琴歌就是琴歌,琴歌和魅婳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她们都深爱着焱暗。”琴歌唇边的笑越发的嘲弄起来。

     哪知风涧澈听了这话并不动怒,只是笑得越发诡异“是吗?琴歌,相信我,当年的魅婳和今天的琴歌,你们的宿命是相同的,不,你比魅婳更可怜,当初魅婳可以因为逃避而堕入九道轮回,可是你呢?千看轮尽就是恩怨最后的了解,你注定就是命运的终结者,而命运的最终,你依然不可能和魔神焱暗在一起,你是属于我,纵然乾坤易数依然不改,懂吗?”

     “我不相信,恩怨最后的了解又怎么样?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又怎么样?纵然是死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琴歌冷冷的瞪着他,出口冰削。

     “琴歌,你不要太固执了,这样对你没有好处。”风涧澈动怒了,神色激动的凝着她。

     “你怕我死对吗?”琴歌恍然间看透了他的心思,笑得格外灿烂。

     “你……”风涧澈神色一震,没有想到自己轻而易举的泄露了自己的心思。

     “为什么呢?你为什么怕我死,你并不爱我不是吗?”琴歌笑得越发讽刺起来,但是眼中却闪动着疑惑。

     “谁说我不爱你,我们万年来的感情,天界人人可证。”风涧澈想要弥补什么。

     “风涧澈,不要在我的面前说你爱我的话,你不配,你连爱我的资格也没有,你懂吗?”琴歌陡然间喝止他,神色冷硬到了极点。

     “琴歌,你难道真的不顾魔神焱暗的死活吗?”风涧澈诡异一笑,魔神焱暗就是她的弱点,他就不信她不会乖乖就范。

     琴歌身形一颤,目光怨毒的凝着他“你想怎么样?”

     “你知道,我想杀魔神焱暗很容易不是吗?如果没有你我会死,但是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他一起陪葬,你知道我做得出来的。”风涧澈笑得格外残冷。

     “呃……”琴歌气得全身颤抖,下意识的举起手抽了过去。

     风涧澈狠狠的抓住她的细腕,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她的细腕扼断“打我不是明智之举,你还得三思而后行。”

     “卑鄙无耻的小人。”琴歌面色苍冷,纵然手上的痛楚撕扯着她的理智,她也依然倔强的不露出丝毫软弱的表情。

     “随便你怎么说,只要能达到目的,就算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又如何,自古成王败寇,岂是你说了算。”风涧澈慢条丝理的甩开她的手。

     “我想要我做什么?”琴歌咬着牙全身颤的开口问。

     “跟我回天界。”风涧澈似笑非笑的开口。

     “办不到。”琴歌想也没有想的拒绝,要她离开焱暗除非她死。

     “你难道真想看着魔神焱暗死吗?”风涧澈慢条丝理的开口,比想琴歌的愤怒,他此刻看起来实在是悠闲到了极点。

     “除非你想看到我的尸体,否则想要我跟你走不可能。”他说没有她他也会死,那么她赌了,赌她对他的重要性。

     “啪……”风涧澈失去理智,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朵,神色晦暗莫测,愤怒张显于外。

     血丝缓缓的自嘴角溢出来,琴歌笑了,笑得格外开心,笑得格外嘲弄,因为她赌赢了“哈哈!原来我的命就是你的弱点啊!”

     “啪……”风涧澈再一次狠狠的抽了她一个耳光,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是带着毒的,沾她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是,魔神焱暗亦是……

     “风涧澈你给我听清楚,你要是敢动焱暗一根毫毛,那么我们三个人就同归于尽。”琴歌还在赌,赌他怕死。

     “你这个蛇蝎女人……”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不是他所以控制得了的。

     “是啊!焱暗说我是带毒的狠毒之花,所以我要将这一身的毒喂给你。”琴歌笑得好不得意。

     风涧澈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有本事就杀,不敢杀的人是孬种。”琴歌的眼中射向彻骨寒意。

     风涧澈陡然间狠狠的甩开她的身子,恨意深沉的瞪着她。

     琴歌的身子狠狠的撞石桌上,口吐鲜血“我说了我不是魅婳,我是琴歌,你非不信,哈哈哈哈……”

     “你是个疯子。”风涧澈再也不能忍受这个女人,陡然间消失在她的面前。

     “是,我是一个疯子,一个为爱而疯的疯子……呵呵呵呵……”琴歌兀自爬在地上笑得几乎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