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第一节 鸳鸯浴
    “啊!等等……”月妈妈陡然间将他堵在门口。

     却见小七抱着一个碳盆过来“呵呵!公子你要迈过碳盆,去灾迎福。”

     琴歌与焱暗相对看一眼双双从碳盆上迈过,见桌上准备好的一大桌美味佳肴,他勾唇一笑,正准备坐下去……

     “公子,先净上,曲琴已经准备好了柚子皮,净身消灾。”曲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也信这一套了?”焱暗颇感无奈。

     “这是可是姑娘吩咐的。”小七和曲琴异口同声,目光齐齐的看向一旁掩嘴偷笑的琴歌。

     焱暗玩味的将目光移到身边的女人“夫人,想得可真周到啊!”

     “啐,谁是你夫人,不要乱叫。”琴人歌轻啐了他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莫非你要赖帐,要不要我将整个金陵的人都请过来为我做证?”焱暗不顾众人的目光,将身边的女人揽入怀中,挑起她的下颚,轻佻放浪在她耳边低语。

     小七羞得别开脸,而曲琴是见怪不怪了,月妈妈则是笑得合不扰嘴,她家的琴歌就该配如此出色的公子。

     “水都要凉了,你快点去净身。”琴歌脸红得低下头,狠推了他一把。

     “娘子,你轻点,为夫的腿还有伤在呢。”焱暗怪叫一声,硬是挤出了一副痛苦的脸色。

     琴歌面色紧张起来,想到那日在公堂之上他的双腿被打得流了一滩血,她就忍不住心疼起来“你的腿……小七,快就请大夫……”

     焱暗一把将她搂过“一点小伤,已经没事了,不过娘子你和我挨得那么近,你是不是也要用柚子皮净身啊!”

     “噗……”小七不客气的笑出声来,常年呆在楚秦楼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她很快就明白了公子的心思“公子说得有道理。”

     曲琴也乐得附合“是啊!是啊!反正我准备了很多,够你们俩人用了。”

     琴歌面色微恼的瞪了她们两一眼,再狠狠的瞪向焱暗,居然当着大家的面这么放肆“小七,还不快去准备。”

     “不用了,就跟我一起吧!省得麻烦。”焱暗的话刚落,就将她腾空抱起上了二楼。

     “啊!公子好厉害啊!姑娘一碰到公子就兵败如山倒。”小七祟拜不已。

     “错,是公子一碰到姑娘就一败涂地。”曲琴意味深长的呢喃。

     “焱暗,你好过份啊!”才一回到房间,琴歌就不客气的数落他。

     焱暗深觉冤枉的将她搂回怀里,脸有一下没一下的磨蹭着她的耳际,吻似有若无的亲吻着她的耳朵“我哪里过份了,我一没有当初将你吻得意乱情迷,二没有扯开你的衣裳将你压到床上大肆欢爱。”

     “你、你……”琴歌面如火烧,没有想到他说话也是这样放肆“不许说这种话。”

     “好,我不说,用做的比较实际。”焱暗陡然间扯开她的衣襟。

     “啊!你住手,不准胡来……”琴歌手忙脚乱的去阻止,殊不知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更加能挑动男人的情欲。

     “这一天我忍得够久了,既然我赌赢了,你的一切都属于我。”焱暗含着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低喃爱语,大掌三下五除二的将她和自己剥了一具精光。

     “你耍诈,分明是看准了我不要你死。”琴歌娇软无力的推拒着他,欲拒还迎,将一身的娇媚展露无疑。

     焱暗陡然间抱起她,跨入浴桶之中,不得不说曲琴有先见之明,这浴桶足确实挺实合他们俩人鸳鸯戏水的“哈哈!抱得美人归才是我的目的。”

     “所以我也可以耍赖。”琴歌笑得十分狡狯。

     陡然间焱暗的眸光之中拉开一条锐光,手指陡然间抚上了她的香肩锁骨“这是……”

     琴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陡然间伸手遮住自己的肩,气氛陡然间僵凝起来。

     “这是别的男人在你的身上留下的吻痕。”焱暗陡然间诡异的出声,眸光隐隐的闪动着血色。

     琴歌陡然间抬起眸子想解释什么,但是在他看到狂怒不信任的的神情后,倔强的开口“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吗?”

     焱暗的怒火依然没有丝毫减弱,如魔一般的嗓音冷魅到了极点“我的真心不是让你背叛的。”

     “焱暗,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的,你从认识我的第一天起,我就已经是楚秦楼的花魁,我就已经在接客,怎么,难道你也介意我的这副身子曾经千人枕万人压吗?”琴歌恼羞成怒,说出来的话不堪入耳。

     “我说过你的过去于我来说亦是过去,但是现在呢?”焱暗陡然间将她扯入怀中,手甲尖锐的划破了她的肩,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属于你的,我喜欢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琴歌被激怒,神色如冰的凝着他。

     “不要激怒我。”焱暗自牙缝里吐出这句话。

     琴歌的回答是身浴桶起身,直接打算离开。

     “不……”焱暗陡然间将她拉回来,将将的将她纳入怀里“不要走……”

     “你……”琴歌的身子僵在他的怀里,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的绝望,顿时她心软了下来“焱暗,请你相信我,我虽然身在红尘,但是我的身子却是清白无瑕的,好像就是为了等待你一般,我排斥任何男人的触碰,却对你……”

     “我相信你……不要再离开我……”焱暗将脸埋在她的胸口,声音嘎哑。

     琴歌面色白了一阵“只怕到时候先离开的人是你……”

     “不会,我绝不会再放手了。”焱暗的吻缓缓的自她的颈间滑下,大掌依然牢记着她的每一处敏感,在那里悉心挑逗,放肆爱怜,直到她的身子软化在他的怀里。

     “焱……暗……嗯……”琴歌低吟一声,身子紧紧的贴向他的,两具赤祼的身子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烈火越烧越炽,似乎累积了千年渴望需要释放,他们化为烈火赤焰,将彼此焚烧成灰烬。

     “他们怎么洗这么久?”小七的目光不时的看向楼梯口。

     “鸳鸯浴当然会久一点的。”月妈妈相当含蓄的开口。

     曲琴则是掩嘴直笑不止,后知后觉的小七顿时明白“八成是洗到床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