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第一节 一败涂地
    “这就是你所谓的赌吗?”时出云嘲弄出声来,神色之中尽是一片不可置信之色。

     “我输了,输得一败涂地。”焱暗失魂落魄的开口,笑意间居然全是悲怆之色。

     时出云到退数步,心中的不安达到了极点“为什么?我不懂?”

     “我懂就够了。”焱暗暗无在光的眸子一片灰败之色,他根本没有想到结果居然会是这样的,一直逃避的事实,一朝面对的结果就是一败涂地,真的没有想到了啊!

     “发生了什么事?”时出云陡然间出口问,下意识的觉得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魔神焱暗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少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焱暗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不能自拔。

     “什么事?”时出云不依不挠的问。

     “一件足以将我判死刑的事。”焱暗依然没有正面回答,似乎更需要的是倾诉。

     “魔神……”时出云心急如焚。

     “出云陪我说说话吧!”焱暗陡然间转开话题,身子像是醉酒一般一摇一晃的走到湖心的亭子里坐到周围的栏杆上面。

     时出云无言的眼在他的身后,总算愿意接受,魔神想让他知道的事那么他不用问他也会说,但是若是他不想说的话,那么就算问也是枉然。

     “出云,你有什么愿望吗?”焱暗陡然间回头看他,暗无天光的眸子竟然闪动着感伤。

     时出云一怔,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他的目光迷茫的望着他,不是只有人才有的吗“魔也会有愿望吗?”

     焱暗低头一笑“是啊!我怎么忘记了魔怎么会有愿望?”

     “魔神不一样?”时出云陡然间开口“魔神我愿望一是和魅婳终成眷属对吗?”突然间他开始心疼他,无论他怎么努力他和魅婳好像就是走不到一块。

     焱暗勾起一抹不算笑的笑“这个愿望离我越来越远,我现在甚至连抓都抓不住了。”

     “我不懂,虽然魅婳在你和风涧澈之间徘徊,但是分明她爱得人是你,为什么你要放弃呢?”这不像魔神焱暗会做的事?魔神焱暗是从来不懂得放弃的人。

     “有一种人生来不能并存,就像我和魅婳一样,早就注定的结果。”生来不能并存,必有一毁方终。

     这句话莫名的扯痛了时出云的心,因为他能感觉得到他在说这句话时那种心碎神殇,就算当年魅婳将刀刺进他的胸口也不曾这样过“你们彼此相爱不是吗?”

     “纵然相爱又如何?总有冲不过的关卡,这是命定的宿命。”焱暗勾起一抹似笑非的笑意,隐隐的眼中闪动自嘲之色。

     为什么自从风涧澈出现后他就这么绝望,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像他所认得的魔神,一点也不像“魔神什么时候也相信宿命了?”

     “我从来相信宿命,因为我自以为自己可以掌控那种东西,但是我发现这世间也有我不能掌控的东西。”他从来不能掌控的就只有魅婳,那个他深爱的女人。

     “魔神是指魅婳吗?”时出云很快就猜出来了,魅婳是魔神的劫数。

     焱暗什么也没有说,凉风吹得他风动衣飘,竟任添几分萧索“风涧澈的法力增长得十分迅速,几乎出乎的我意料。”至于原因,焱暗笑得既嘲弄又寒怆。

     “我也感觉到了,短短九百年,真叫人不可置信。”时出云也忍不住惊叹出声来。

     “现在的他,足以与当初的魔神焱暗一较高下。”焱暗平板无绪的开口。

     时出去一惊,他倒没有想到风涧澈的法力会如此的可怕“那么魔神是否后悔当初没有杀他?”

     “我从来不做后悔的事。”焱暗凝着他一字一句的开口“当年魅婳堕入轮回,我们三个人的命格就此改变,我不能违背天意而取风涧澈的命,你懂吗?”如果魅婳没有堕入轮回他会毫不手软的杀了他。

     “没有死心石魔神不能得以恢复,天地之间还有谁是他的对手?”时出云的眼有中闪动着忧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哈哈哈哈……”焱暗陡然间狂笑出声来,那一头黑发肆张扬着,将他骨子里那一种狂妄表露无疑“要对付风涧澈的办法有千万种,我魔神焱暗决不会输。”但是也不会赢。

     “魔神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时出云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会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就算不能杀他,他也要让他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那么魅婳呢?”时出云神色十分的不安“魅婳和风涧澈之间的关系真的很诡异。”

     “魅婳跟在风涧澈的身边比跟在我的身边好。”焱暗声音之中闪动着迷色。

     “风涧澈知道魅婳于魔神的重要,难道魔神就不怕他拿魅婳来威肋魔神吗?”时出云跟本不懂他的心里是怎么在想,他好像什么事都胸有成竹,可是什么事都没有把握。

     “他没有那个胆量,而且魅婳也不是任人摆布之人。”焱暗冷哼一声,这就是风涧澈急于找到魅婳的原因,同理魅婳千年轮尽不只是他神魂俱散之时,也是他毁灭之时。

     “魔神为什么这么肯定呢?”时出云依然不敢太过肯定。

     “出云,似乎每一次你遇到魅婳的事就特别的紧张?”焱暗的眼中闪动着似有若无的洞悉神色。

     时出云身子僵了一瞬间恢复正常“出云知道魅婳之于魔神的重要性,所以不敢怠慢。”

     “是这样吗?”焱暗似笑非笑的问,语气之中却没有半分厉色。

     “出云不敢欺瞒魔神。”时出云低下头,将自己仓慌的神色掩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

     “我知道你和魅婳的交情匪浅。”焱暗陡然间转开话题“出云,你知道魔界地狱崖上的狼毒之花吗?”

     时出云陡然间抬起头来看他,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就是一株带着剧毒的狼毒之花你懂吗?沾惹她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包括我,以及风涧澈,你懂吗?”焱暗如魔一般的眸子之中闪动着魅光,赤裸裸的告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