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第一节 魔神焱暗
    “公子,要不要喝一杯。”时出云一手提着一个洒壶,含着一向洒脱的笑意,缓缓的推开而入。

     “嗯。”坐在窗台上看月色的焱暗淡应了一声,回应瞟了他一眼。

     时出云扔给了他一壶酒“最近几天的月色并不怎么美啊!”

     “是不美。”焱暗点头应和了一声。

     “我以为要做新郎的人眼中无论看什么都是美的。”时出云调笑出声来,不客气的打趣。

     焱暗笑笑不语,眼中尽是一片如魔似魅的郁色“看来你今天找我不单是为了喝酒吧!”

     “哈哈哈哈……”时出云朗笑出声来“当然,我是为恭喜你和魅婳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历经磨难也未必能修成正果啊!

     “这声恭喜虽然不怎么中听,但是我收下了。”焱暗艳色的袍子一荡,瞬间那一身隐晦的霸气表露无疑。

     “要结婚的人居然会觉得别人的恭喜不中听?”时出云似乎觉得很奇怪。

     “你今天似乎总是刻意的围绕在成亲两个字上面?”焱暗含着一抹洞悉万千的笑意扫了他一眼。

     “我只是替你高兴,你为了情之一字付出了无与伦比的代价,终于可以修成正果了。”时出云的声音平板得听不出所谓的高兴。

     “你我心知,就算是成亲也未必能修成正果,所以就不必绕弯子了。”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陡然间躲出一道寒光。

     “你终于看透了吗?就算是成亲也未必能修成正果。”时出云似笑非笑的开口。

     焱暗却是凝着他不语。

     “你看透了,可是那一个满怀喜悦希望的人呢?你对得起她吗?”时出云神色一片迷茫的望着他,似乎眼前的魔神不是他所认得的。

     焱暗一震,似乎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我自以自己对你还是了解的,但是我发现自己错了,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了解得了你。”时出云无限感概的开口。

     “有的时候不了解也是一种幸福。”焱暗冷魅的低语。

     “我一直在想,九百年了,我们经历的实在是比以往万年的多。”时出云隐隐的有许些感概,神色望着天边那原本三星对立的局面,如今只一星孤立。

     “你何时也学会了多愁善感了。”焱暗的声音如魔似魅一般的响起来,一如当年。

     “这九百年来我们都变了。”时出云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眼中闪动着迷离之色。

     焱暗只是仰头喝酒不语,酒缓缓的顺着他的下颚浸湿了胸前的衣襟

     “你由无心的魔神焱暗变成了有情的公子,这九百年来辗转着情爱,这个转变真的太快了,可是明明时间是那么的漫长。”时出云呢喃着,似自语。

     “你对我很失望对吗?”焱暗扯了一下嘴角,为了情爱他自私的忘记所有的责任。

     “是,真的很失望,所以我一直迫切的想要找到补心灵石来为你修心,让你重新回到通往那个天地第一人的魔神焱暗。”时出云淡淡一笑,笑容之中几经沧桑。

     焱暗不置可否,神色映着月色头一次情绪如此的分明。

     “我常常在起,难道魔神焱暗少了一身天地无人可比的法力之后就不是魔神焱暗了吗?难道脱掉了这样的至高光环,你就只以用普通凡人一样吗?”时出云的目光凝着他“是这样吗?”

     焱暗如魔一笑,几分魅惑,几分肆意,一种乾坤合开,包罗万象之气自他的眸间流露,冷魅的凝着他,一头未缚的黑发直逶于地,似张扬着某种乖张与狂妄“你说呢?”

     “不,你一点也没有变,你只是被情字所绕。”时出云得出了结论。

     “不,我变了。”焱暗轻轻的吐出如魔似魅的魅笑,眼眸之中一片锐色“是飞雪的死提醒了我,如果我不想哪一天连你,连魅婳,连六界一起牺牲掉的话,就必须挥剑斩断情丝。”

     时出云震动的望着他“是啊!飞雪的死……”时出云亦是一片伤感。

     一阵清风拂起,焱暗的黑色丝丝缕缕的随风张扬,他不语,只是喝酒。

     “但是,现在的你令我真正的畏惧了,以前我尚能明白几分你的心思,你也会和我说几分,但是现在的你太可怕了,你所做的事,你做什么,我完全不知。”时出云凝重的说出心中的想法。

     “有些事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焱暗无所谓一笑,神色尽一是片令人猜不透的冷魅。

     “你为什么要欺骗琴歌,你分明不想和她成亲的。”也许是喝多了吧!时出云说出来的话也是异于平常的大胆。

     “我说过有很多事你会知道的。”焱暗眯起眼,眸中闪过一道锐光。

     “可是如果琴歌知道的话,后果会怎么样?你不知道吗?”时出云忍不住朝他大吼起来,他明白他对琴歌的爱,所以他不认为他能再一次承受得起她的恨。

     “焱冥在她的手中,她随时可以再一次将它插入我的胸口。”焱暗如魔一笑,那一笑令天地失色,令乾坤开合。

     “你……”时出云陡然间退后一步。

     “你想说我很可怕吗?出云。”焱暗的眼解透出丝丝冷残的笑。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出云挫败的低吼一声,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焱暗撇了一下嘴角“你么激动做什么,我不过是想玩一个游戏而已,无伤大雅。”

     又是这副表情,这副无所谓的表情通常能将人送入地狱“游戏……”

     “我在赌,下了我所有的赌注,包括性命在内,赌一切的胜利。”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再认真不过的看着他。

     “和……风涧澈……”时出云的脸瞬间色变。

     “不要用那种怀疑的目光看我,否则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一拳击飞,正如你所说我失去的仅是法力,但是我还是魔神焱暗,我不想死天地间没有人可以让我死。”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锐光顿现。

     现在的魔神焱暗才是最可怕的,他可以将自己的可怕隐无形,无形之中给人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