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第三节 秦楼楚馆
    四个油头粉面看起来贵气逼人的公子,时不时的哄堂大笑,时不时的起哄喧闹,扰得人甚不得安宁。

     “今个儿又到十五了,可是琴歌姑娘接客之时呢?”其中一个蓝衣公子笑得一脸淫邪,让人感到恶心。

     “琴歌姑娘接客关你什么事啊!你连替她提鞋的艳福都没有。”其中一个男子忍不住调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顿时一阵哄嘡大笑。

     “说得也是,就你,只怕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谁不知道琴歌姑娘接客的对像不令是可以一掷万金的显贵,而且还是文武才情一流的英雄才子,就是……哈哈哈哈……哪一样都沾不上。”顿时又是一阵哄笑。

     “以我家的财势一掷万金又有何难。”蓝衣公子面子挂不住红着脸狡辩。

     “是啊!那等你家老头死了再说吧!不过到时候琴歌姑娘都已经红颜凋尽,成为老姑娘了,哈哈哈哈……”

     蓝衣公子被人如此的蹊落一阵气愤“你们得意什么,我可是见过琴歌姑娘的。”

     “吹吧!哈哈!信你才叫见鬼。”同伴不客气的异口同声。

     “我还知道琴歌姑娘胸口有一朵十分妖异美丽的花朵,就像真的一样。”蓝衣公子得意的开口,这可是他花千金从她身边的丫头小七口中得知的,目的就是在这群老是看不起他的朋友面前炫耀一番。

     “折……”的一声,焱暗手中的筷子硬生生的被折断,暗无天光的眸子陡然间射向那个蓝色公子。

     曲琴的心陡然间闪过一道惊喜的情绪,瞬间起身走了过去“公子,我家主人有事想请教您,请您过去一叙如何?”

     蓝衣公子一脸傲慢,仰起脸大气的开口“你家公子有事请教我,让他来见我。”

     曲琴最容不得的就是有人敢对魔神无礼,她温淡的脸色一沉“那么,得罪了。”

     “啊……”只听得蓝衣公子哀叫一声,瞬间他的手被曲琴反钳到身后,硬生生的给拖到焱暗的面前。

     虽然不能确定他们说的是不是她,但是胸口有妖异花朵的实为少数,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看看,心中陡然间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如此的狂炽的燃烧着他的理智“你口中的琴歌姑娘是何人?”

     蓝衣公子在见到焱暗的一瞬间顿时才知道怕,这个男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质,虽然全身上下妖邪美丽的不像话,但是却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于是他乖乖的开口“琴歌是楚秦楼的花魁。”

     焱暗的身子一颤,突然间有一种愤怒的感觉“你怎么知道她的胸口有一朵妖异美丽的花朵?”

     “我……我……”蓝衣公子想说谎,但是自他身上传来的冰寒冷魅之气却让他没有那个胆“我是听她身边的丫头小七说的。”

     “公子……”曲琴紧张起来,魔神在发愤,如果他所说的人是姑娘的话,那么魔神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姑娘沦为青楼艳妓的事实,如果他说的不是姑娘的话,那么公子又怎么受得了再一次的希望落空。

     “今晚我们去楚秦楼。”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闪动着尖锐的光芒。

     —————————————————————————————————————

     焱暗才一踏入楚秦楼,月妈妈慧眼识英雄,瞬间撇下正在招呼的客人迎上来“哟!公子,头一次来楚秦楼吧!我们楚秦楼的姑娘个个都标志,包您满意到乐不思蜀。”

     极少男子愿意装红色的衣服,一则是因为红色太过艳丽,会抢走自身的光芒,二则,红色太过阴柔,装着过于娘腔,而这个男人将一身红色融于自己的身体里,不仅相得益彰,更是将他那一身如魔似魅的妖邪气质衬到了极点,她这一生见过的男人有如过江之鲫,但是像这般令天地出色的男人还是老一次见到。

     曲琴缓缓的上前格开她过于靠近的身子,温淡的脸上平板无绪。

     “哟,你这丫头长得比我楚秦楼的姑娘还要美,怎的公子还要来楚秦楼寻欢作乐?”月妈妈玩笑出声,其实十个男人中有九个愿意来青楼寻欢,当然是青楼的姑娘们知情懂趣啊!

     “不要胡说。”曲琴板下脸来。

     “女人不要太凶,不然不讨男人欢心哦。”其实月妈妈早就看出男无心女无情,不过是嘴皮子上热闹几句。

     曲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下意识的看向焱暗。

     月妈妈准备再调笑几句的,但是当那个男人冷魅的目光扫过,便自动消音了,这男人天生有一股令人折服的本事“公子今个儿是为琴歌来的吧!公子这边请。”

     焱暗默然无声的跟着她上了二楼雅坐,月妈妈心知他非常人,所以将最好的位子给了他们,惹来了不少人的怨怒目光。

     “公子,先坐坐,我去给您找几个待酒的姑娘……”月妈妈热情的反常。

     “不必了,请问琴歌姑娘几时出来?”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锐光。

     “呵呵!这我老妈子可说不准,琴歌姑娘性子怪了点,高兴早点出来,就早点出来,高兴晚上出来就晚点出来,不高兴的时候甚到不出来。”月妈妈似乎很乐意为他效劳,自他一进门她就围着他打圈。

     焱暗低头不语,只是拿起酒壶自酌一杯放到唇边慢饮,殊不知他这种妖邪之中透出来的轻佻放浪之气和他那盖世风华的容貌已经在楚秦楼里掀起了一阵风暴。

     “他是我先看到的,是我的,你们不许跟我抢。”黄衣艳丽女子霸道的宣布,一双桃花媚眼,不停的朝着不远处的焱暗抛媚眼,不过焱暗自始至终都没有抬直头来看她。

     “凭什么啊!你又老又丑,他才不会看中你的。”粉衣女子掩嘴直笑不停。

     “天啊!他在看我哎!啊!他一定会选我的。”橙衣女子心花怒放差点没有晕倒。

     “你们谁也不要肖想,他可是专为琴歌而来的。”月妈妈很不客气的戳破她们的希望。

     顿时大家一阵不满“又是琴歌,她有什么好,冷冰冰的,哪里有咱们姐妹们温柔似水啊!”

     “就是,就是……”大家忍不住附合。

     “月妈妈,姑娘今日身子不便,所以今天就不接客了。”小七为月妈妈带来了她最害怕最心痛的消息。

     月妈妈一张笑脸瞬间变成苦瓜脸,这么多人都是为琴歌而来,她该如何收场,还有她今日又少赚了一笔,偏偏那琴歌也是得罪不得的一个主,月妈妈顿时丧气“还站着干什么,大家都下去招待客人去,给我收拾残局去。”

     “切,每次都让我们帮忙收拾残局。”姑娘们不满的抱怨。

     “琴歌姑娘今日身子不适,不方便接客……”

     “搞什么啊……”人群之中顿时一阵喧闹骚动,纷纷的表示不满,但是也没有人真正的因此而闹事,因为长居金陵的人已经习以为常,除了失望之外,更加加深了对琴歌的渴望。

     “公子……”曲琴不安的看向晦暗莫测的主子。

     焱暗一句话也没有表示,只是径自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