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第三节 虚情假意
    小七细心的为她梳着妆,今个儿可是初一,是姑娘接客的日子。

     “小七,今个儿黄昏都过了,怎么月妈妈来没有过来呢?”琴歌深觉得奇怪,以往每天方到黄昏,月妈妈都会跑过来探探她今天是否接客的,可是今天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来。

     “也许是她今天太忙了,所以给忘记了吧!”小七将她的发梳好了以后,对着铜镜细瞧了半天,美是够美了,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相信这个理由吗?”琴歌不答反问。

     小七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摇摇头“不相信。”

     “梳好了吗?”琴歌见她一脸凝重的左看右看的,不由开口问。

     “奇怪,少点什么似的。”小七一颗心全放在新发明的发髻上面。

     琴歌陡然间伸手折下梳妆台上的一朵娇艳的凤尾花,绾入发间“这样呢?”

     “美极了。”小七顿时喜笑颜开。

     在下面招呼客人的月妈妈一见到琴歌顿时上迎上去“我的琴歌姑娘啊!你不好好的伺候公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还嫌这儿场面不够乱啊!”

     “公子……”琴歌瞬间明白她说的是谁,就是那个赖在楚秦楼半个月的焱暗,外人不知道他的真名,都唤他公子“今天不是初一吗?”

     月妈妈一脸狐疑的望着她“你不知道啊!公子买下了整个楚秦楼,从此你不用接客,只要专心伺候他一个人就好了。”

     琴歌面色一沉,很好,那个男人他够种,他不要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就可以将人玩弄在股掌之中,她琴歌偏生不吃这一套“他想得倒美。”

     “姑娘……”小七见主子面色阴沉,不由担心的唤了一声。

     哪知琴歌陡然间覆上面纱,身形翩若惊鸿一般出场,瞬间场中一片轰动。

     “不是说琴不见客了吗?”人群之中有人疑问。

     “是啊!难道是月妈妈耍我们……”有人愤怒的开口。

     不过那都没有持续多久,却见琴陡然间夺过琴师手中的琴,抱着琴一边漫舞一边抚琴,姿态万千娇媚,舞姿百媚生姿。

     如果这已经叫大家吃惊了,那接下来发生的就走够让人眼珠子都掉下来,却见琴歌准确无误的将琴扔给琴师,一个旋身如一只花糊蝶一般旋到一个男人的怀中,如玉一般的小手轻抚着他的胸口,娇哝一声“公子,你好俊啊!”

     那男人受宠若惊的呆愣在原地,等反应过来时,琴姑娘姑娘如花众采粉的糊蝶般飞走飞到别的男人怀里,执起面前的酒杯将酒送到他的唇边“啊!公子,我们一起喝一杯!

     男人的唇才沾到酒杯,却见她撤下酒杯,如舞一般倚到另一个男人的怀里,青葱玉指轻点了一下男人的唇“公子,干嘛用这种眼神看人家,像要吃了人家一样,咯咯咯……”

     “公子……”曲琴迟疑的唤了一声。

     焱暗没有听到一般,暗无天光的眸子拉开一道血腥,紧紧的盯着楼下肆意放浪的女人。

     琴歌似是意识到了他的注目,顿时仰起头,朝他露出一抹挑衅的神色,然好醉态撩人倒入一个人模人样的男人怀里“呵呵!公子,你爱我吗?”

     男人兴奋的全身发抖“爱,当然爱。”

     琴歌的手指轻轻的探入他的衣襟之内,眸如秋水一般明净“是真的心吗?”

     “当然是真心的。”男人很快的出言保证。

     “公子看起来怎的如此眼熟,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琴歌似有若无的仰头朝焱暗眨眨眼。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你好面熟啊!”男人兴奋难耐的附合。

     “讨厌,哄人家开心,你都没有见过人家的脸。”琴歌娇嗔的推了一把他的胸口。

     焱暗陡然间下了楼,暗无天光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他知道她是在作戏给她看,也知道她是故意挑畔她。

     男人色胆包大,伸手去掀她的面纱,却被琴歌闪过“你刚才说你对我是真心的?”

     “当然真心。”男人一掀不中,打算再来一次。

     “有多真?”琴歌的声音依然带着笑,只是笑意之中的冰冷却如此的明显。

     可是被色欲熏心的男人并没有注意“不信你可以将我的心掏出来。

     “咯咯咯……”琴歌陡然间笑得花枝乱颤“讨厌,人家要你的心做什么,顶多就是……”语罢她蒙着面纱的脸缓缓的凑近他。

     在两唇快要触到的一瞬间,焱暗的大掌陡然将将两人格开,瞬间那个男人被搁倒在地上,焱暗的脚狠狠的踏在他的胸口上,暗无天光的眸子变得暗红如血“她不会要你的心,她顶多就是想要你的命。”

     地上的男子陡然间惊恐起来,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像血一样红“饶、饶命……”

     “你还爱我吗?”琴歌带笑的嗓音依然娇媚。

     “我、我……”男子在接触到焱暗更加可怕的眼神之后吓得面色发青“我开玩笑……”

     “我不是说对我是真心的吗?还愿意将心掏给我。”琴歌的眼中闪动着分明的讥诮之色。

     “饶……命……”男子吓得眼泪一把。

     琴歌陡然间看向焱暗“这就是你们男人所谓的真心吗?呵呵!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焱暗面色喜怒难辩,诡异莫测,陡然间一脚将脚下的男人踢开“别再玩了。”

     “我还没有玩够呢?我今天要一个一个的揭穿你们这些臭男人的虚情假意。”琴歌偏和他唱反调。

     “如果你不想太过难看的话可以试试。”焱暗陡然间诡异的开口。

     琴歌偏不信他敢将她怎么样,身姿如画的一般朝目标走去,但是才踏出一步,整个人就被人腾空扛在肩上。

     陡然间场中所有人都惊得眼珠子都出来了,凭空冒出一个和琴歌姑娘关系匪浅的绝世男人已经够奇怪了,他居然还敢当着众目睽睽之下,对琴歌姑娘如此的放肆?

     “放开我……”琴低喝一声,着实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的放肆。

     焱暗没有理会她,只是扛着她上了楼,然后拐秦楚楼专门为琴歌姑娘设的雅居,这一场风波方才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