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第二节 我是琴歌
    焱暗当然自她的闺房搬了出去,不过是搬到她的隔壁,对于这一点琴歌不满到了极点。

     “姑娘,公子他……”曲琴一脸惊慌失措的撞开她的门。

     琴歌的手抖了一下,淡淡的扫了一眼曲琴继续看书,打算无视曲琴惊慌失措的表情“你家主子没有教过你,进门之前要先敲门吗?”

     “对不起姑娘,可是我家公子他……”曲琴急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他的事根我没有关系。”琴歌深吸一口气的申明。

     “可是我家公子喜欢姑娘。”曲琴低下头,心头涩涩的。

     “他可以不要喜欢我。”琴歌深觉得头痛。

     “公子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姑娘,就算是死他也不可能不喜欢姑娘。”曲琴低下头喃喃自语。

     “好了,以后没事不要打扰我。”琴歌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虽然很喜欢这个小丫头,但是为了不受困绕,她还是拒绝了。

     “可是姑娘……你去看看公子吧!他……”曲琴低下头怎么也说不下去。

     琴歌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书“说吧!你家公子他到底怎么了?”

     “公子他……他……”曲琴的一张脸涨得通红,几乎不敢看她。

     “好吧!我去看看。”琴歌袅然起身。

     缓缓的推开门,琴歌突然间觉得有点诡异,方踏入房间,整个人就被禁锢到他的怀里,瞬间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很好,他们主仆两个人居然联合起来骗她,琴歌沉下脸来“卑鄙无耻,居然骗我。”

     焱暗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偷腥一般在她的耳边吻了吻“我可没有骗你。”

     “你还狡辩,曲琴明明说你病……”琴歌陡然间住口,恍然间明白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老狐狸。

     “她有在你的面前提起一个关于病的字吗?”焱暗笑得十分得意,一双大掌缓缓的在她的腰间游移。

     琴歌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没有,但是她一脸惊慌……”

     “我不过是说我想你想得心又痛了,所以……”焱暗的手穿棱在她发间,缠缠绵绵的。

     “下次信你我就改名换姓。”琴歌一阵恼怒的瞪着他。

     焱暗露出如魔似魅一般的笑容“改名换姓好,直接改成魅姬如何?”

     “焱暗,你不要太过份了。”琴歌气得面色发抖,突然间觉得这个明明生得一副人模人样,可是却像只老狐狸一样惹人讨厌。

     焱暗陡然间将她腾空抱起,瞬间压到床榻间“更过份的事还没有做呢。”

     “你这混蛋,快放开我。”琴歌扬声怒斥,脸上悄悄的染上了酡红之色,分不清是愤怒,还是因为害羞。

     焱暗勾起一抹妖邪魅惑的笑“你的脸红了,是在害羞吗?”

     琴歌顿时恼羞成怒“我是被你气得。”

     焱暗陡然间翻身将她搂入怀中,为两个人盖上被子,勾起一抹坏坏的笑“你想哪里去了,我不过是要和你一起睡觉,没有要和你缠绵的意思。”

     “你你你……”这有差别吗?琴歌又羞又愤的想“想让本姑娘陪你睡觉,那也要看你付不付得起那个价钱。”琴歌愤愤的开口。

     焱暗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光,但是仅了一瞬间,他露出一抹邪的气的笑“要不这样吧!我将我整个人都卖给你,我的一切自然就是你的了,任你欲取予求如何?”

     “你值几个钱啊!买给我当打杂我都不要。”他都是需要照顾伺侯的人。

     “那不打杂,暖床如何?”焱暗的眼中闪动着赤裸裸的情欲之色,大掌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身上游移着。

     “你想得倒美。”琴歌陡然间拉开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魅,我终于找到了你了……”焱暗陡然间像个小孩一样脆弱的将自己的头埋入她的心口,身子隐隐的颤抖着。

     “你……”琴歌的身子瞬间僵硬如死“叫我琴歌,也许我长得有点像你的魅,但是我绝不是你口中的魅。”琴歌面无表情的纠正。

     “不,你就是……”焱暗固执的认定。

     “我绝不是,因为我……”琴歌面色一抖瞬间止住了话,因为她是活了九百年的妖怪,怎么可能会是他找了许久的魅。

     “你胸口的狼毒之花为证。”焱暗不允许她逃避,陡然间伸手拉开她的衣襟,低下头轻吻着那朵美得妖邪的狼毒之花。

     “也许是巧合。”琴歌的心中有着疑惑,但是却理不清一个头绪。

     “绝不可能是巧合,因为这花是属于我的。”焱暗着迷的吻着那朵花儿,气息浊重。

     是的,他在没有见过她的身子的时候就知道她的胸口有一朵花,连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花,他居然就叫出了那花的名字,可是她确实不认得他,啊!好混乱。

     焱暗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凡间虽然转世轮回之说,却对这方面的认识有限,况且,过去对她而言是痛苦的,知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找到了她,那么就一定会让她再一次爱上自己,然后和她恩家百年,魅婳千年轮尽重返天界,魔神焱暗神魂俱散自天地消失“琴歌。”

     琴歌身子一怔,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叫她琴歌,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琴歌“你……”

     “魅已经成为过去,琴歌才是现在,我应该把握现在不吗?”焱暗突然间感性的开口。

     琴歌的身子颤抖了几下“我不是你该把握的人,我是楚秦楼的艳妓琴歌艳妓。”

     “飞雪说你不知自爱,又何以爱人,即便如此,我也要让你爱上我。”焱暗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闪动着势在必行的光芒。

     “又是爱……”琴歌的声音陡然间尖锐起来,瞬间自床榻间跳下来“爱……不要对我说爱,每一个人都说爱我,但是每一个人到最后都会背叛我,如果爱是建立在背叛上面的,那么我宁可不要。”悲怆的声音在房里久荡不歇。

     焱暗一句话也没有说,那一双眼睛里面尽是无尽的温柔。

     面对如此温柔的眼眸,琴歌喉间一哽,陡然间冲出了房间。

     他的魅,历经我多少的红尘,才会变得如此的绝望,焱暗神魂具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