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第一节 摧花圣手
    为了不让魔神太过失望,边继半个月来曲琴夜夜夜探楚秦楼琴歌姑娘的寝房,而这位琴歌姑娘却就像消失了一般,夜夜不在寝房,所以好不容易半个月过了,焱暗再一次来到楚秦楼等候。

     “哟,公子您还真早啊!”月妈妈一眼就认出了他,马上招呼她上了二楼坐上了半月前的位子。

     而焱暗如半月前一样依然自酌慢饮,完全无视楚秦楼的喧闹。

     月妈妈本想多和他攀谈几句的,不过因为人陆陆继继的进门,月妈妈赶忙下楼招呼客人。

     风入梧桐叶有声,银汉秋光净。

     年年天上留佳会,羡煞双星。

     只限人间恩爱总难凭,如今专宠多荣幸。

     怕红颜老去,却似秋风团扇冷。

     如魔似幻一般的歌喉漫唱出声来,声音之中尽是一片哀婉动人。

     焱暗手中的杯子硬生生的被他捏碎,血与酒混合着,他也不知道痛,面色抽动了几下,激动,惊喜,痛苦,紧张相交织着“七月七日长生殿。”

     陡然间一抹神仙般的身影翩然出现,歌一曲,月府仙音,舞一番,羽衣回雪,银袖翻云。宛似菡萏迎风,杨枝招展。飘飘,飘飘,欲去却回身。

     就算她蒙着轻纱,但是他依然忘记不了她的歌喉,她的身姿,她的舞姿倾城“真的是……是她……”

     仙偶纵长生,那似尘缘胜?

     问他一年一度一相逢,争似朝朝暮暮我和卿?

     举首对双星,海誓山盟,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两家恰似形和影,世世生生……

     哀婉之音一转,那迷幻人心的缠绵痴语,密结成丝结成网将他紧紧的缠在其中。

     “魅……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了……”陡然间血自他的口中溢出,他贪恋着场中的那一抹朝思暮想的绝影,一刻也不愿离开。

     “公子……”曲琴方自从惊喜之中回过神,便看到他病发。

     一曲既终,一舞既罢,场中之人还痴痴的坐在原地呆愣的望着台上的一片销魂,琴歌身姿如画一般的准备退场。

     陡然间自天一抹紫影从天而降,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间便将琴歌掳走,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甚至被掳琴歌都来不及挣扎叫喊。

     瞬间一抹艳影似天边的一抹红霞一边消逝,追了上去。

     “公子……”曲琴大惊失色,公子刚刚发病,又强动真元,只怕是撑不了多久,没有时间多想,她亦追了上去。

     “放开我……”琴歌不停的挣扎,声音冰寒入骨。

     她的挣扎逼得紫衣男子不得不停在屋顶上“还是个冰美人儿呢?冰得我最喜欢。”紫衣男子下流的调笑出声来。

     “放开我。”琴歌出乎意料的并不害所,冷静得叫人心惊。

     紫衣男子陡然间一把掀开她的面纱,顿时不由惊叹“果然是天上仅有,地上无双的美人儿,看来今天我是有艳福了。”

     琴歌冰冷的目光陡然身射向他如毒一般骇人“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紫衣男子被她无形之中透出来的如一毒般的冰冷刺到,心头陡然间一震,好一会才得意的淫笑出声来“哈哈!放了你,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不爽够了,怎么可能对得起我“摧花圣手”的名声?”

     琴歌的心陡然间一沉,原来是恶名远播的“摧花圣手”慕容承,传说此人喜淫,只要稍有姿色的女子都逃不过他的手心,而且他的手法极为高明武功极为厉害,从未失过手,更让人胆寒心惊的是,他非常变态,那些被他掳走的女人,当找到之时,已经摧残的不成人形“你若是敢动我,我就立刻咬舌自尽。”

     “无事,我对奸尸也有偏好。”慕容承陡然间伸手轻佻的抚着她的脸。

     胃间一阵抽动,熟悉得让她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又要吐了,她受不了男人的碰“无耻。”

     “骂得好,这样吧!今天月色这么好,不如我们来个以天为被,以地为床,销魂一番。”慕容承淫邪的大掌陡然间探入她的衣襟之内。

     琴歌抽动着空无一物的胃,神色痛苦绝望,深深的恐惧将她掳住,谁来救救她……

     “是啊!今天晚上的夜色真好,这样的夜色真的不适合杀人,不过,能死在这么美的月色下,也算是便宜你了。”如魔似魅的声音轻缓的场起。

     慕容承心头一震,入在琴歌胸口半探进的手硬硬的僵凝了,那声音如此的近,近得就像在耳边一般,不可能,他的轻功,自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而这个男人是何时出现在他的边的,不可能“你是谁……”

     琴歌身形一颤,目光陡然间撞进了一双暗无天光的眸子之中,那又眸像野兽张着血盆大口一般,毫不留情的将她吞噬其中。

     陡然间却见他放在慕容承颈间的一指轻颤了一下,喉间一甜,他硬生生的压下呕血的冲动,他的魅……历经近千年的风尘,脸上居然满布了苍色……

     慕容承注意到他的走神,陡在间一掌拍开他,身影如电一般的投入夜色之中。

     “噁……”焱暗身子颤抖了一下,陡然间呕出一口血,接着血就像流不尽一般的不停的自口中溢出“魅……我终于找到你了……”

     琴歌整个人僵在原地,这个救她的男人,为什么如此的既熟悉又陌生,陡然间一阵莫名的痛楚袭遍全身“你是谁……”

     焱暗神色之中染尽了失望之色,他早就知道她不会认得他了,但是事实却依然难以接受,他一边呕着血一边开口“你、你……没事……就好……”

     琴歌捂着嘴,眼前的男人一边呕着血,一边笑着对她说没事就好,心再一次的可怕跃动起来,多久没有人如此的关心她了,好像有九百年了吧!是的,九百年,她是活了九百年的妖怪,不老不死的妖怪,就算受再重的伤也不会死的妖怪。

     “魅……没事……就……”焱暗的身子陡然间倾倒。

     “啊!”琴歌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上前将他接住,他的重量硬生生的交压在了她的身上,她脚下一个踉跄,两个人差点都失足滚下屋顶“你没事吧!”

     回应她的是一片死寂,瞬间她心乱了慌了神,九百年来头一次如此的不知所措。